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风俗习惯 > 古今各地不同的求子风俗举例

古今各地不同的求子风俗举例

在科学不发达的地区和时代,“神”无所不在,无孔不入。女性的生殖功能很大程度上要归于神性的作用。在这里,我们可能举出很多实例,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人们的迷信思想。

在淮阳太昊陵,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到三月初三,都要举办“朝祖进香”的庙会,人称“人祖庙会”,当地人俗称“二月会”。“二月会”据传起源于远古以祈求人口繁衍为宗旨的仲春之会,“仲春之月,令会男女”。太昊陵庙会的原始主题是祭祀人祖伏羲、女娲,以求子孙繁衍。人们来太昊陵祭祖拜神,祈求人祖庇护保佑、子孙兴旺。庙会上众多求子习俗事象,如拴娃娃、摸子孙窑、请泥泥狗和布老虎、献旗杆和担经挑等,无不表现了对繁衍生命最本质、最自然的生殖崇拜以及人们对新生命的渴望。在太昊陵庙会的求子习俗中,我们既可以看到原始生殖崇拜文化的遗存,也可以感到封建生育观念的影响。

云南永宁纳西族有一项重要的宗教巫术活动——祭祀女神。祭祀时祈祷道:“我无儿无女,请女神保佑让我生女生男都好”。接着便向“打儿窝”投石子,认为石进去了妇女就能怀孕。

太昊陵庙会求子习俗的第一道程序就是拴娃娃。求子者在拴娃娃之前,先要到人祖爷像前烧香许愿,承诺如能如愿得子,以后每年的农历二月十五日都要到庙中还一次愿,至少连续三年;如果是男孩,到小孩年满十二岁这年的农历二月十五日还要隆重地还一次大愿,以报答人祖的恩赐,求子时所许的还愿到此为止。在人祖爷像前烧香许愿后就可以到人祖奶奶像前求子。先拿一元钱放进功德箱,换得一根红色线绳,套在选中的泥娃娃的脖子或手上,表明这个娃娃已被拴中。“以红线拴泥娃娃的脖子或手,这些娃娃既是诸神赠予不孕妇女的子女,又为这些子女出生起了‘保生证明’,任何鬼神也不会把他夺走,因为他们已被拴住了。而妇女拴泥娃娃,也象征她有了或即将有了娃娃。”

傣族人在结婚几年后不育就慌了手脚,认为是什么地方得罪了神灵,必须以一定的方式谢罪祷告。西双版纳的祈神方式是,请巫师转呈神灵,求神灵梦示。

烧香许愿后,就要自报家门,说明自己是哪里人,多大了,求男还是求女,并再次向人祖爷人祖奶奶保证,三年内如得贵子将如何如何还愿。求子者起身后要抱着泥娃娃绕人祖奶奶像转一圈,认为这样才能在人祖的保佑下如愿以偿。然后由执事者给泥娃娃起一个名字,一般都是“拴柱”、“留住”、“锁住”、“来喜”、“全贵”之类的吉祥名字。取了名字以后,求子者要把泥娃娃揣在怀里,以防被别人看到。转身走时要轻声叫着娃娃的名字,一直到出太昊陵午朝门为止。所以在当地,三岁以下的小孩,特别是男孩,除非是以前拴娃娃求子所得,一般是不让进人祖殿的,因为害怕有拴娃娃的会把孩子叫走。

湖南江永县夏层铺乡有一石洞,附近的瑶,苗、汉族妇女常去那儿“求子”,1983年多达400余人。求子的妇女先是祭祀祈求,后用葫芦装洞里的水喝。江永县大运瑶乡的“千家峒”亦有类似求子习俗。

求子者回家后要把拴来的娃娃放在被中或枕边,表明已从人祖那里领回了娃娃。三年内如果真的得子,求子者必须按所许的诺言向人祖还愿,并奉还两个泥娃娃,以供他人求子之用。“拴娃娃求子,相对于单纯的祭拜神灵来说,有着更多的积极意义,尽管它仍是建立在一种交感象征心理基础的巫术行为。拴娃娃,是将神灵面前的泥娃娃混同于自己渴望孕生的真娃娃,使用红线去拴,在巫术意义上就等于自己已经掌握了孕生孩子的大权。”

黔东南雷山县的苗族有一习俗,不育夫妇于夜外出,带着鸭和鸭蛋,在乞子地垒一堆乱石,将鸭蛋放于石上。夫妇供祭完毕,再到大树下交媾,天明前背鸭回屋,意为背回了儿子。

在拴娃娃的祈子习俗中,泥娃娃扮演了人生礼俗中的重要角色。求子者借助这些泥娃娃,寄托了生儿育女的本能渴望。

贵州三都自治县三洞乡的水族有拜菩萨求子的仪式。三洞乡有三块巨石,被当地人视为菩萨,若当地妇女不育就来向大菩萨卜卦求子,灵验得子时还举行还愿仪式。

求子者在拴过娃娃之后,一般都会去摸一摸子孙窑。子孙窑是一个位于太昊陵显仁殿基石上的黑幽幽的圆孔,直径约2.5厘米,深度约有一指左右。在求子习俗中,“洞”、“窑”之类的实物无疑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征,这些象征物无不寓含着女性生殖崇拜的文化内涵,子孙窑也正是女性生殖崇拜的原始文化遗存。当然,子孙窑并不仅仅是作为女阴的象征而存在,求子的需要才是它存在的现实原因。为求得祈子成功,摸一摸才能保证灵验。每年二月会期间,有求子愿望的香客,把手指放进窑洞里,进进出出,据说这样做,不孕的妇女就能怀孕生子。摸子孙窑的寓意明显是标志着两性的结合,求子者手指的进进出出明显具有两性结合的意味,两性结合的目的当然是渴望子孙香火不断。无论是对以子孙窑为象征的女阴的崇拜,还是对以摸子孙窑为象征的性结合的崇拜,其目的都是为了祈求子孙繁衍、人丁兴旺。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