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历史故事 > 荒宅骨女

荒宅骨女

日本战国时代,在真间乡有个叫胜四郎的武士。由于所侍奉的主家破落,他只好另谋出路。他找到一位做丝绸生意的朋友,打算和他一起去京都贩卖丝绸。

《浅茅之宿》

胜四郎的妻子宫木是位贤良淑德、貌美聪慧的女子。临别前夜,宫木依依不舍地对胜四郎说:夫君走后,我便孤单一人,无依无靠,望夫君朝夕勿忘,早日返家,莫弃糟糠。胜四郎急忙安慰道:放心吧,待到来年秋天,我就归来了。

在下总国葛饰郡的真间乡有个叫胜四郎的年轻人,自祖父一代便居住本乡,祖上世代精于农耕,可到了他这一代,虽广有田地,家道殷实,却因生来无心经营,懒于耕作,以致家境日渐衰落。天长日久,亲族大多疏远了他。因此四郎十分懊悔,痛定思痛,决意痛改前非,重振家业。 

天亮后,胜四郎别过妻子,便和朋友一起去了京都。

  那时,有个姓雀部名曾次的商人,贩卖足利漂染的丝绸,每年都从京城来这里,走亲访友,与四郎非常熟悉。一天,四郎把想去京城经商的想法告诉他,并求他帮助。雀部满口答应,说了自己何时出发。四郎见他可以依靠,便将余田变卖,作为本钱,购置了大批白绢,准备进京。 

时值乱世,兵连祸结,无一处安宁。贼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乡中老弱妇孺东逃西窜,哀声遍野。宫木本想出逃外乡,又怕丈夫回来找不到她,只好困守家中,苦苦支撑。可是,直到第二年深秋,胜四郎却依然没有回来。宫木悲痛不已,不禁感慨夫君薄情,人心多变。

  胜四郎的妻子宫木,长得美丽端庄,生性聪慧,听到四郎要进京贩货,心中甚是不安,极力婉言劝阻。然而,四郎雄心勃勃,并且一向任性惯了,哪里听得进妻子的话。宫木虽然忧虑丈夫走后家中日月艰难,心中怅然,但还是忙着为四郎准备行装。 

时局纷扰,人心大坏。屡有路过门前的轻薄之徒,见宫木美貌,频以花言巧语挑逗,欲行狎亵之事。宫木严守妇德三贞,冷面坚拒,后来索性紧闭家门,不见外人。她辞退了唯一的婢女,慢慢地又花光了微薄的积蓄,苦苦熬过残年,等到了新一年的年初,战焰却依然高炽,关东八州生灵涂炭,几成人间地狱。

  临行前的夜里,宫木恋恋不舍道:“家中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女人家再也无人依靠,就像山野迷途一样,忧恐不安,但愿郎君朝夕不忘,尽早归来。只要一息尚存,总有聚首之日,但世事无常,前途难卜,望郎君体察。”四郎安慰道:“外出如同乘桴漂泊一样,怎能久留异乡。等来年葛叶凋落的秋天我即回来,望你安心等待。”四郎辞别故乡,赶往京城。 

再说胜四郎跟朋友进京后,适逢京都奢华之风盛行,所贩丝绢尽数顺利售出,盈利甚丰,仅几年时间他就发了大财。不久后,他邂逅了一位名门之女,为摆脱商人卑微的地位,便仓促间与此女结了婚。但草率的决定,使他们彼此缺乏沟通了解,后妻又脾气暴躁、自私多疑,两人在一起毫无幸福感可言。

  这年正是享德四年的夏天,镰仓幕府大将军足利成氏与管领上杉失和,战事顿起,成氏宫邸被兵火焚毁,成氏逃至下总国一带同党处藏身。于是关东大乱,诸侯各霸一方,人心惶惶,完全没有尺寸安宁之地。老者逃窜到了山中避难,少壮者被充作军兵。今日谣传要烧此处,明天又有传言敌军将打过来,妇孺啼泣哀号,四处逃命。四郎之妻宫木也想逃往他乡藏身,但又想到丈夫临行“待到今秋便回”的话,于是坚守在家中,每日惶惶不安地屈指度日。到了深秋,丈夫不但没有回来,而且连一点音讯也没有。人心难测,如这乱世一样,宫木苦恨交加,作歌道: 

胜四郎懊悔不已,每时每刻都怀念着在家乡和妻子在一起的日子。直到这时他才醒悟到,前妻宫木才是他此生最爱之人。终于,他下决心回到宫木身边去!于是立即和后妻离了婚,匆匆忙忙离京返乡。

  身不由己,悲苦无告; 

这天晚上,胜四郎终于回到了故乡,却发现故乡早已面目全非,他一时竟找不到自己过去的家了。

  秋之将尽,孤雁难归。 

突然,他发现不远处有棵被雷劈过的松树,那正是自家宅门的标志。他大喜,立即大步走上前去,发现屋舍旧貌不改,与自己离去时无多大分别。

  此情此景,怎样才能告知远在异乡的丈夫呢? 

门缝中透出些许灯光,似乎尚有人住。胜四郎欣喜不已,他急忙敲了敲门,屋里立刻应道:谁呀?正是宫木的声音。

  局势动荡,人心险恶,道德沦丧。有经过宫木家门前者,看到宫木,惊羡宫木的美貌,多有肆意挑逗轻薄。但宫木坚守贞操,不予理睬,后来索性闭门不出。身边唯一的婢女也辞别回家,不再回来,家中积蓄也已花尽。熬过岁末,盼至年初,战乱仍然没个尽头。 

胜四郎忙答道:是我啊!是胜四郎回来了。宫木听到是夫君的声音,立即拉开屋门。胜四郎仔细端详前妻,见她依然如记忆中那样年轻美丽,不由惊喜万分。宫木眼见夫君归来,也喜形于色,高兴地笑道: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说完,忽又悲从中来,涕下沾襟,呜咽不语。

  去年秋天京都足利将军命令美浓国郡上领主东下野守常缘率军开赴下总国,与当地望族千叶实胤汇合,联手攻打成氏,成氏坚守阵地进行抵抗。战火炽烈,一时难以平息。这时,山贼、强盗乘乱蜂起,到处扎营筑寨,烧杀掠夺,整个关东八州哀鸿遍野,成了悲惨慌乱的世界。 

胜四郎心头难过,也默然无言,过了好一阵,才扶着宫木入屋坐下,叙述别后种种经历,倾吐相思之苦。他为自己的自私无情,深深忏悔;为愧对妻子的恩情,内疚难安。他反复道歉,乞求妻子谅解自己,并且许下重诺,一定会竭尽全力补偿妻子。

  四郎跟随雀部进京,当时京城崇尚奢华,所贩丝绸全部出手,获利丰厚。就在四郎准备返乡时,正遇管领上杉攻陷了镰仓官府。并乘胜追击成氏逃兵。听说故乡下总一带正处于战火之中,成了混乱的场所。眼前之事尚难分真假,何况千里之外的故乡,情况更让人难以猜测。然而四郎心中忐忑不安,终于在八月初离京东返。在路过曾真坂时,遇上在此落草的山贼,身上行囊钱财全被洗劫一空。后来又听说,往东的路上新设了不少关卡,禁止行人往来,四郎心想,看此番情景,连书信也无法传递,家宅说不定早已毁于战火,妻子也可能已不在人世,如果是这样的话,故乡即为鬼居之地,于是又返回京城。不料走到近江国时,忽觉身体不适,发起了高烧。 

宫木拭泪说道:自那年别离之后,我苦苦守候着你,并保住了贞洁。然而,夫君一直音讯全无,我几次欲进京寻你,却遭到沿途关卡的横加阻拦。今夜竟能重逢,我过去受的苦都不算什么了。夫君能够归来,就是最好的补偿了。

  近江国的佐乡有个富豪,名叫儿玉嘉兵卫,是雀部的丈人。四郎就去投奔他,请求帮助。儿玉同情四郎的不幸,并延医诊治,精心护理侍奉。过了几天,四郎病情好转,对儿玉的救助之恩铭心刻骨,由于体弱尚难以行动,不得已一住便是腊尽春回了。日复一日,四郎在村里结识了不少朋友。儿玉及同里之人非常喜欢四郎的诚信豪爽,都乐意同他深交往来。在身体完全康复后,四郎就进京拜访雀部,不久又返回近江寄身于儿玉家中。时光如流水一般,一晃七年时间像梦幻一样消逝了。 宽正二年,河内国岛山氏兄弟相争,骚乱影响京城一带。再加上入春以来瘟疫流行,街上常常可以看到倒卧的尸首,人心惶恐不安,好像人间末日就要降临。

胜四郎心中感动,柔声宽慰。他们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欢乐中,聊了许久。宫木见夜色已深,领着夫君来到里屋。宫木眼中脉脉含情,望着夫君嫣然一笑

         四郎反复思忖:“如此落魄,无所事事,沦落异国他乡,受人恩惠。但这样苟全生命,有什么意思呢?故乡的结发妻子至今音信全无,自己却在这忘忧草丛生之地虚掷年华,真是不忠不信,泯灭良心。即使妻子已不在人世,也应找到她的遗骸,使其安归墓穴,以慰九泉之灵。”于是四郎将自己的心愿告知众友人,在五月梅雨初霁的一天,辞别各位友人,经过十天的旅途劳顿回到故乡。 

当晚,夫妻二人同榻共枕,相拥而眠。

  这天,日渐西沉,乌云密布,周围是昏惨惨的旷野。四郎想,这里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哪里会迷失道路呢?于是穿过野草丛生的荒野继续前行。横跨险滩的板桥,自古驰名远近,现在已荒废,更听不到车马之声。四周田地荒芜,大道难辨,也不见昔日的乡邻。仅有的几户房舍虽看似有人居住,却完全不同往日了。四郎怅然地站在那里,不知哪里是自己的故居。借着云间透过的星光,见二十步远的地方,有一棵遭雷击过的松树。四郎满心欢喜地想,这不正是自家的门前吗。于是迈步向前走去,房屋依然不改旧貌。从破旧的门缝中透出微弱的灯光,像是有人居住。“谁在里边呢?是别人住在这里?还是我妻宫木还在人世?”四郎百感交集,走到门前轻咳一声。屋内应声问道:“是谁?”话音苍老,但却分明是妻子宫木的声音。四郎激动万分,“这难道是在梦中?”急忙答道:“是我,是我回来了。你一个人住在这荒野之中,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屋内人听出是四郎的声音,立刻拉开门。出现在四郎面前的宫木蓬头垢面,眼窝深陷,头发散乱地披在身后,全然没有了原来的面貌。宫木看着丈夫,默默无言,潸然泪下。 

一觉睡到五更天明,胜四郎隐约感到有些凉意,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腐烂发霉的破地板上,屋顶和屋门早已不翼而飞,地板缝里长出了野草,墙壁上爬满了藤蔓,屋宅形同废墟。

  此时胜四郎也悲怆难言,过了好一会才用颤抖的声音说:“早知你还活在人世,我怎么会在外漂泊这么多年。那年在京城时,听说镰仓兵变,成氏战败溃逃,避到下总抵抗,管领军乘胜追击。第二天我就同雀部分手,八月初离开京都回家。没想到走到木曾路时,遭山贼抢劫,衣物、金银被洗劫一空,总算捡了一条性命。后来又听人传说,东海道、东山道都设了许多新的关卡,又说京城派节度使增援上杉攻打总州。故乡一带早已是一片战火,饱受铁蹄蹂躏,我想你不是化为灰烬,就是投海自尽了。我因此断了返乡的念头,重返京城寄人篱下,近来思想之情与日俱增,心想,即便再不能与你相见,回乡看看故迹,凭吊亡灵也是一种慰藉,于是我不顾一切回到了故乡。做梦也想不到你还活在人世,莫非是我巫山云雨,汉宫梦幻?”四郎喃喃不休。 

胜四郎扭头看向宫木,顿时吓得大叫起来。只见躺在自己身边的,竟是一具女人的骷髅,骷髅上没有一丝血肉,一蓬零乱的黑发,披散在骸骨之上

  妻子宫木擦着眼泪道:“那年分别之后,我一直盼着你归来,约定的秋归之期未见回转。那时天下大乱,村中人弃家逃避,或漂流在海上,或躲进深山。留在村里的,多为怀有虎狼之心的邪恶歹徒,见我是一个孤身女人,常以花言巧语诱惑挑逗。我宁可玉碎,不愿瓦全,坚守贞操,不知忍受了多少艰难辛酸。斗转星移,春去秋来,但仍不见郎君回返。冬去春至,依然不见郎君音讯。我巴不得上京寻找郎君,又传沿途关卡重重,堂堂男子都难以通过,何况我这样的女流之辈,我所能做的只有望着屋前松树,寂寞地在家中苦等,同狐狸和狸猫做伴,孤苦伶仃地捱到今日。苦尽甘来,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古歌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