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历史故事 > 王一刀

王一刀

王一刀本名王青胜,王一刀是别人送他的绰号。王一刀有一手骟马的绝活,别人骟马,需要找几个壮实汉子, 把马四蹄捆牢,按倒在地。王一刀则不然,他只给马抱点草料,让马咀嚼,而后用手轻抚马肚,等马吃得津津有味、飘飘欲仙时,王一刀突然掏出五六寸长的锃亮小刀,向马胯直刺,但听“嗞”的一声,两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便应声落地。再看那马,不声不响,不蹿不跳,仍旧甜甜美美地咀嚼着草料。两边看的人惊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眼睛瞪得像铜铃。

别看王一刀有一手骟马的好手艺,人却长得不咋地。五短身材,黑不溜秋,白眼珠多黑眼珠少,因为这,王一刀三十几岁的人了还是光棍儿一条。但王一刀心地善良,别人骟一匹马至少要两块银元,王一刀却只收一块,遇到一些家庭困难的乡邻,就分文不取。所以,王一刀的生意做得很红火,十里八乡谁家马长大发情掉膘了,都找王一刀骟。

常言说得好: “ 常在河边走, 哪有不湿鞋? ” 王一刀骟马,也有失手的时候。那次给村东头老耿叔家那匹“黑旋风”动刀时就走了样,一进老耿叔家堂屋门,老耿叔就吩咐闺女桂花给王一刀端茶倒水,长得像葱一样的桂花让王一刀有些眼晕,尤其是青春少女体内散发出来的芳香更让王一刀有些心旌摇荡。骟马时,王一刀满脑子都是桂花的身影,他亮刀一刺,不想刺偏了位置,只好再刺第二刀。这下可惹急了“黑旋风”,“黑旋风”嗷嗷嘶叫,狂踢乱踩,踢得王一刀在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回家后王一刀用巴掌直扇自己的脸,嘴里不停骂道:“王一刀啊王一刀,你咋这么没出息,你小子这下该醒醒了吧?你小子就是个骟马的料,从今往后再不要胡思乱想了。”这次失手,让王一刀在床上躺了整整一星期才恢复如初。

康复后的王一刀骟马更专注更精准了,用他的话说:“俺骟马时眼里只有马,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凭着这手绝活,王一刀过得倒也安然自在。可天有不测风云, 人有旦夕祸福。一天上午,一队日本骑兵冲进了村子,并在村里小学堂里驻扎下来。为充实马队战斗力,鬼子从村里强征了一些好马。马儿发情掉膘时, 鬼子就请王一刀帮他们骟马。来到鬼子营地,王一刀手里小刀一通晃闪,一团团血肉模糊的马蛋瞬间落在地上,鬼子军官角川看得眼都直了,一个劲儿地朝王一刀竖大拇指:“你的,良民大大的,手艺棒棒的。”王一刀手一伸,气喘吁吁地说:“给钱吧。”角川却脸一沉,恶狠狠地说: “ 皇军现在缺钱的, 你的,先欠着。”王一刀没敢再说什么,悻悻离去。

鬼子的马让王一刀骟过后都膘肥体壮,虎虎生风,鬼子骑兵战斗力大大增强。和八路军骑兵几次遭遇战中,鬼子都以绝对优势处于上风,八路军骑兵损失严重。这一来,乡亲们开始骂起了王一刀:“王一刀,你把鬼子的马骟得膘肥体壮,让咱的队伍遭受那么大损失,你真是十足的汉奸;你若有良心,就该把鬼子的马一个个骟死。”王一刀却笑了笑:“俺骟马时眼里只有马,没有人。”

一眨眼,浑浑噩噩的日子又过去了一年。一天,村里传出了一个噩耗,老耿叔家的桂花姑娘被鬼子军官角川强奸后自杀身亡。听到这个消息,王一刀惊得两眼发直,心如刀割,一天一夜滴水未进。

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鬼子营内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嚎叫。那声音划破寂静的夜空,让人听得毛骨悚然。第二天,人们看到遍体鳞伤的王一刀被鬼子绑在村东头的大柳树上,旁边一副担架上停放着一具尸体,是角川的尸体。

一个小个子日本军官冲王一刀歇斯底里地吼道:“你的,说过, 眼里只有马, 没有人, 现在, 你坏了规矩, 我要用你的头,祭奠角川将军。”

王一刀微微睁开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喊道:“不,我没坏规矩,我骟的是畜生,是畜生,畜生——”

抗战胜利后,村人给王一刀立了一块碑,上书九个大字——抗日奇士王一刀之墓。至今,这块碑还傲然屹立在后山顶上。

上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