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世界历史 > 罗马帝位拍卖记

罗马帝位拍卖记

古罗马帝国在经历了早期繁荣后,在二世纪末开始衰败,出现了政治经济的全面危机。从安敦尼王朝最后一个皇帝康茂德在192 年被杀,到284 年戴克里先登上皇位,这大约100 年间,罗马元老院和禁卫军以及军队争夺废立皇帝权的斗争异常激烈,他们拥立的罗马皇帝像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竟达30 多个。在这大动乱时代,皇帝被暗杀事件层出不穷,几十天的短命皇帝为数不少,更有甚者,还发生了拍卖帝位,花钱当皇帝的荒唐事。 康茂德是哲学家皇帝奥里略的长子,他在当太子时受不良侍臣的影响,自幼养成了荒淫、懒惰的恶癖。与他的父皇相比,是个完全相反的人物。本来是不足以担任罗马帝国皇帝的重任,无奈他是贤帝奥里略的儿子,人们怀念先帝的余德,他才侥幸世袭了罗马皇帝。 康茂德即位之初就不理朝政,日夜沉溺于酒色,经常到大圆形竞技场观看残忍的斗兽表演。他不学习继承父辈的德行,反而专门模仿历代暴君的种种恶行。有一次,他拔出宝剑,无缘无故地把蹲在路边的一个人砍成两半。 跟随他的大臣惊呆了,问他为何要杀这个人,他若无其事他说,他想亲身品尝一下杀人的滋味。 康茂德皇帝酷爱竞技和剑术,但却不满足当一名观众。他身材魁梧,臂力过人,经常把自己打扮成角斗士和斗兽的猎人出现在竞技场上。尽管他人品低下,却恬不知耻地自我吹嘘,称自己是古希腊英雄、宙斯之子海格力斯的再生。因此,他经常模仿海格力斯的装束,身披狮子皮,手提3 尺大木棒,耀武扬威地在罗马大街上横行霸道。他还亲自参加大圆形竞技场的打斗节目,或以刀刺杀大象,或以箭射杀狮子。与兽相斗,他还嫌不过瘾,要跟武士进行真刀真枪比赛。那些可怜的武士们,谁敢跟皇帝真打?都宁可自己受伤也要让着他,于是,他参加了730 场角斗,结果场场都以他获胜而告终,因而自夸是“千人敌”。他自以为勇冠天下,便正式向元老院提出要求,明令他是海格力斯的继承人,元老院不得已只好照办,为他举行了隆重的“继承大典”。从此以后,康茂德皇帝每次出现在大圆形竞技场,头发上都涂满了金粉,闪闪发光,灿烂夺目,这副装神弄鬼的滑稽模样常常受到人们的嘲笑。 对于康茂德的种种暴行,罗马朝野人士都非常痛恨,认为是罗马历史上最坏的暴君尼禄在他身上复活了。但是,人们都敢怒不敢言。因为康茂德有一帮禁卫军充当他的爪牙。那时的禁卫军,人数多达12000 人。禁卫军长官培伦尼苏斯是康茂德的宠臣,国家大事都交给他管理。谁敢反对康茂德,就会遭到禁卫军的满门抄斩。在康茂德的放纵下,禁卫军飞扬跋扈,无恶不作,不仅老百姓退避三舍,就连元老院的元者们也闻之色变。 183 年,元老院的元老们忍无可忍,组织了一批人,企图谋杀康茂德皇帝,然后拥立他的妹妹留启拉为帝。禁卫军破获了这个阴谋,众多的元老被处死,皇帝的妹妹被放逐到喀普里岛,最后也惨遭杀害。 从此,元老们和禁卫军成了冤家对头。 元老们并不甘心失败。l92 年12 月31 日,他们买通了康茂德皇帝的妃子玛尔齐娅,由她在皇帝的食物里下毒,然后再派几个身强力壮的大力土把康茂德皇帝绞死了。康茂德一死,元老院立即宣布他是“罗马公敌”,把他的尸体丢进台伯河喂鱼,竖立在宫中和城内大街上的皇帝雕像也全部被砸毁。 康茂德死后,罗马皇位一时悬缺,各地军人纷纷准备拥立自己的将军为帝。元老院唯恐军人执政,在第二天,即193年1月1日,抢先拥立元老培尔提纳克为皇帝,以期恢复奥里略皇帝时代的繁荣。 培尔提纳克出身微贱,据说他是奴隶之子,一度当过烧炭工人,后在罗马经商,又当过教师。最后他投笔从戎,参加了罗马军。由于他英勇善战,屡建奇功,跃升为将校。在奥里略时代,他随军远征不列颠岛,成了军团的主将。奥里略皇帝爱其忠信勇敢,授官为密西亚总督。 到了暴君康茂德时期,又授以他改革军队腐败颓风的重任。然而,当时的军人骄横放纵,不但不接受培尔提纳克的改革,反而发动兵变把他击伤,可是,不幸中的大幸是,他不久就反败为胜,挫败了兵变阴谋。后来,康茂德又任命他为罗马城防军总兵,从此他的声望日高。 193年l月1日凌晨,培尔提纳克正在睡觉,突然有禁卫军敲门而入,他想一定是暴君康茂德派来的,因为忌恨他的声名来杀害他。可是,禁卫军的几个军官却“扑通”一声跪在他的床前,说:“暴君康茂德昨日业已伏诛,元老院已宣布他为罗马公敌,并且决定拥立阁下为新皇帝。恭请阁下火速赴皇宫即位,以安民心,以救国难。” 当时,培尔提纳克优喜交加,因为他深知现在是大动乱时代,元老院和禁卫军矛盾深重,自己当上皇帝,如果处理不好得罪某一方,也就等于给自己判处了死刑。所以他以难当帝国重任为由,坚决表示拒绝。但是,禁卫军军”宫根本不听,硬是把他拉上车,送往皇宫,由元老院宣布他为罗马皇帝。 培尔提纳克即位以后,很想大展鸿图,以实现自己的理想。在两个月内,他接连推出几项改革措施。第一项措施就是整编军队,因为他人为罗马近年来的涡根,完全是由于禁卫军的专制跋扈造成的,所以他首先下令整顿禁卫军。在政治方面,他非常尊重无老院的意见,想要建立一套理想的政治制度。 每当元老院议事,他必亲临讨论,而且事无巨细,人无贵贱,一律恩准人民可以有面奏皇帝的权利。他认为,康茂德的衰落,财政混乱,国库空虚是一个重要原因。因此,他着力于整顿财政,节缩开支。他把康茂德的银像改铸成货币,逍散宫廷里的宫女、优伶、艺人等闲人,变卖宫内的车马,以节省开支,减少人民的租税负担。其结果,人民莫不皆大欢喜。然而,禁卫军已经骄纵成性,对培尔提纳克的整顿非常愤恨,再加上对元老院的不满,于是,就在暗中进行废立活动。在培尔提纳克皇帝和元老院有所察觉后,禁卫军头目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先下手,把皇帝除掉。 193年3月28 日上午,300名罗马禁卫军士兵冲进皇宫,搜捕他们的皇帝。培尔提纳克皇帝毫不畏惧,厉声训斥这伙全副武装的暴徒:“你们既然是保护朕的禁卫军,为何竟胆敢持刀闯入皇宫?”一时间,这帮家伙彼镇住了,有些士兵羞愧地低下头。穷凶极恶的禁卫军头目见事不妙,突然大吼一声:“我等与陛下势不两立!”他一个箭步冲上来,用剑刺进了培尔提纳克皇帝的腹部。其他士兵见此,也一拥而上,一顿乱剑将皇帝砍死。培尔提纳克仅仅在位97天,就结束了他悲哀坎坷的一生。 残忍的行刺行动,使罗马帝国的皇位再次出现了空缺。这个皇位无疑是很重要的,因为登上皇位的人,不仅将统治意大利,而且统治从莱茵河向东到幼发拉底河,向西到泰晤士河这一广大地区,这一地区人口达1亿5千万,代表着那个时代大部分的文明世界。 国不可一日无君。禁卫军杀死他们的皇帝以后,必须再找一个人来替代他。他们找到元老院的几个元老,但元老们都拒绝了。原来,培尔提纳克皇帝虽然在位时间不长,但他的政策颇得人心,其德行深罕众望,无论是元老院、政府大臣,还是平民百姓对这次谋杀都极其愤怒。这几个元老,当然知道皇帝是人世间最尊贵最荣耀的职衔,但在这个军人皇帝时代,皇位也是最危险的位子,因为禁卫军稍不如意,就会把他们拥立的皇帝杀掉。何况,这一回是取代一个被暗杀的贤君,很可能会遭到天下人反对,其下场也许更糟。 一连找了几个人,都把当皇帝视为畏途,这可急坏了禁卫军头目。这时,一个无名的禁卫军士兵突发奇想,提议将皇位公开拍卖,谁出的价格最高,这个宝座就给谁坐。大家都认为这是个绝妙的主意,一来可以解决无人肯当皇帝的难题,二来可得到一笔可观的钱财。 于是,这场历史上前所未闻的荒唐闹剧就开场了。 当天下午,几个大嗓门的禁卫军士兵爬上了城市周围的城墙,沿着城墙边跑边喊:“罗马帝位拍卖啦!罗马帝位拍卖啦!谁要买,今晚就到禁卫军驻地参加拍卖会罗!” 这个惊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罗马全城。绝大多数罗马人都对此不感兴趣。他们说,这种朝不保夕的儿皇帝,送给我当我也不敢当呀!消息传到61 岁的迪迪厄斯·朱利埃纳斯那里,他动心了。他出生于米兰,早年从事海上贸易而发了财,是罗马元老院里最富有的元老,有“亿万富翁”之称。这时,他正和妻子、女儿在一起吃晚饭。他有的是钱,虽然他已经挤进了元老院,但对罗马皇帝这个帝国最高的位子依然垂涎三尺,很想过一下皇帝瘾。而他的妻子、女儿更想当皇后、公主,便一再怂恿他去参加拍卖会,说他穿上皇帝的紫色斗篷将更威武,这些话更坚定了他当罗马皇帝的信念。 晚饭后,朱利埃纳斯急匆匆地来到禁卫军的拍卖现场,禁卫军头目和士兵正急不可耐地等待着拍卖开始。 除了迪迪厄斯·朱利埃纳斯外,还有一个投标人,那就是萨尔皮希安纳斯。他是被杀害的培尔提纳克皇帝的女婿,他筹集了一笔巨款,想当上皇帝后为他的岳父报仇雪恨。 拍卖开始了。萨尔皮希安纳斯首先出了价,朱利埃纳斯立即出价还击,这样一来一回,不久投标就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主拍的禁卫军军官不停地喊着:“萨尔皮希安纳斯报价1 亿赛斯特尔,朱利埃纳斯你加不加?”“好,朱利埃纳斯报价1 亿2 千万赛斯待尔,萨尔皮希安纳斯你加不加?”最后萨尔皮希安纳斯咬了咬牙,向禁卫军报价2 亿4 千万赛斯特尔,这笔钱等于给1 万2 千名禁卫军每人两万赛斯特尔。而朱利埃纳斯毫不示弱,眼睛眨都未眨就报出了使他取胜的标价:“3 亿赛斯特尔!”主拍人兴奋地连声高喊:“3 亿赛斯特尔! 朱利埃纳斯报价3 亿赛斯特尔! 萨尔皮希安纳斯你加不加?在座的还有谁要加?没有谁加了?好,罗马皇帝的宝座就要卖了,要卖了!很好,罗马皇帝宝座就以3 亿赛斯特尔卖给朱利埃纳斯啦!”随着木槌“梆” 的一声响,禁卫军和在场的人欢呼起来:“罗马皇帝万岁!朱利埃纳斯皇帝万岁!万万岁!”然后,禁卫军士兵一哄而上,把朱利埃纳斯抬了起来,簇拥着新皇帝在罗马大街上招摇过市。元老院中的忧国忧民的有识之士,目睹禁卫军这种狂妄跋扈的举动,莫不为军人的专横和朱利埃纳斯的无耻而叹息。 就在当大深夜,新统治者的第一个行动是召集元老院元老开会。朱利埃纳斯舒舒服服地坐在元老院中传统的罗马皇帝的主座上,他的两边各站着一排威风凛凛的禁卫军士兵。等元老们到齐后,朱利埃纳斯清了清嗓子,用目光威严地扫视了一遍在座的人们,洋洋得意地说道:“噢,尊敬的元者们,我知道罗马皇帝的皇位暂时是空缺的,但我必须告诉你们,我认为,没有谁比我更适合填补这个空缺了。我将不占用你们大多的时间,来吹嘘,或者提醒你们我的美德,因为我相信,你们之中没有人不知道我的美德。我知道你们都很了解我,所以我不再打扰你们。我谨通知你们,禁卫军本身已经考虑好了选我为皇帝。所以,我叫你们来,是让你们批准他们的选择!” 听了这番狂妄专横的训话,元老们气得直吹胡子。但一看到周围全副武装的罗马禁卫军士兵,一个个部吓呆了,立即批准了迪迪厄斯·朱利埃纳斯为罗马皇帝。 这个一心想当皇帝的朱利埃纳斯,终于以大把大把的金钱买得罗马皇帝的宝座,如愿以偿了。他喜出望外,披上皇帝的紫色斗篷,在禁卫军士兵的保护下前往皇宫。他下令连夜举行盛大的庆祝宴会。宴会后,他投骰子,观看舞蹈演员派拉德斯的演出,一直狂欢到天亮。 当奉承他的人群散去后,他躺在皇宫巨大的雕花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想到自己的前仔,尽管贤明能干却落得个悲惨的结局,如今自己用金钱买来这个前景难卜、危机四伏的帝国职位,又能有什么好下场呢?想到这里,不禁后怕起来,但帘到如今,后悔又有何用?他心一横,什么也不想,很快就睡着了。 朱利埃纳斯即位不久便大发虎威,元老院形同虚设,完全听命于他的指挥。这个用金钱换来帝位的皇帝,丝毫不为罗马人民的利益着想,只为满足自己的政治欲望而费尽心机,结果激起罗马人民的极大憎恶。每当他外出巡幸,人民都在窃窃咒骂他是“窃国大盗”。可是这个愚蠢无能的“盗帝”,竟然毫不知耻,对于人们的咒骂并不在乎,反而当作是对他的“逆耳忠言”,他含着笑脸,对咒骂他的人点头示意。 这个可耻的拍卖皇位的消息,渐渐传到了罗马帝国边远地区的罗马军团那里,那些有权势的罗马将军不禁拍案而起,怒火中烧。其中有两位总督,为了整肃罗马的朝政,以恢复罗马民族的“罗马魂”,毅然对罗马中央政府举起了叛旗。一个是日耳曼总督塞弗拉斯,另一个是叙利亚总督奈哥。他们的口号是“维护罗马帝国的尊严”。奈哥在部下的拥立下,很快就自封为罗马皇帝,并传檄小亚细亚各国,要他们在他举行即位大典时派遣使节来祝贺。 奈哥刚自立为帝,生活就开始腐化,他并不想进兵罗马拯救祖国,而是在叙利亚旨都安提柯城自建皇宫,穷奢极侈,大过皇帝瘾。 与其相反,塞弗拉斯则洞察天下大势,积极进行作战准备,联合大不列颠总督阿尔拜那斯,相约打下了罗马后共治天下。塞弗拉斯在稳固了日耳曼地方统治之后,就由阿尔拜那斯留守北方,自己统领大军长驱南下意大利。 这个狡猾而颇有心计的将军,对驻守多瑙河的军队许下愿说,如果进军罗马,他就给他们每个人一大笔赏金。于是,在金钱的刺激下,大军以惊人的速度向罗马挺进。 朱利埃纳斯看到信使的日报,知道塞弗拉斯军队已经越过阿尔卑斯山,不由大惊失色。他坐卧不宁,对本地日常事务不再感兴趣。他拒绝了用黄金给他本人塑像的建议,而选择用铜来雕塑。他指定他的女婿为罗马执政官。 他下令对元老院中的动摇分子格杀勿论,但随后又匆忙取消了这个命令。他整天惶恐不安,夜里常被恶梦惊醒。 他指望罗马帝国的其他都市会抗击塞弗拉斯,但他们却坐山观虎斗。他指望腊万纳市会与之战斗,但腊万纳市却投降了。他想调集大象队来防御,希望以此吓住北方的部队,但以前仅用于检阅的大象过于软弱无力,而且熟练的骑士太少,不能稳坐在大象上,只好作罢。 朱利埃纳斯摇起了橄榄枝,下令元老院派出特使,向塞弗拉斯表示愿与他共治天下,可是塞弗拉斯根本就不接受这项和议。朱利埃纳斯改换另一手,秘密派遣他手下的刺客去暗杀塞弗拉斯,这是他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但是这位将军行军时,有600 名私人护卫日夜守护在他的周围,派去的刺客不是无法下手,就是被卫兵逮住。朱利埃纳斯在绝望中又派出自己的亲信去见塞弗拉斯,提出把帝国分给他一半。塞弗拉斯回答说,他宁愿与他血战到底,也不愿与他分享天下,并立即把这名亲信杀了。黔驴技穷的朱利埃纳斯派了一群神甫和修女去劝阻塞弗拉斯,但也失败了。最后,朱利埃纳斯只好集中力量搞巫木和祭把,乞求于神妖的力量阻挡塞弗拉斯的前进。 然而,塞弗拉斯是不可阻挡的,讨伐“窃国大盗”是人心所向。塞弗拉斯以很快的速度完成800 英里行军,这在军事上是件了不起的事。他自己身先士卒,全身披着甲胃,大步走在士兵的前面,很少停下来吃饭或休息,只是强迫他的战士们一定要日行20 英里。强行军40 天后,塞弗拉斯终于兵临罗马城下。元老院和禁卫军见朱利埃纳斯大势已去,就正式宣布拥立塞弗拉斯为新帝。 但是,塞弗拉斯深知当年拥戴朱利埃纳斯的禁卫军人多势众,十分狂暴,他不敢贸然进城,而是在城外严阵以待。他派遣军使通知禁卫军说:“你们必须先解除武装,我才进罗马城即皇帝位。”禁卫军迫不得已,只好放下武器,列队出城欢迎。塞弗拉斯先以“卖国罪”开除禁卫军头目的军籍,把他们充军到遥远的边区。然后选拔自己的亲信部将组织5 万人,编为新的禁卫军。 193 年6 月2 日,塞弗拉斯威仪堂堂地开进罗马城。罗马人欢欣鼓舞,万巷皆空,在大街上夹道欢迎。元老院更以最高荣誉表彰这位新皇帝。 塞弗拉斯率领士兵们冲进皇宫,找到了浑身发抖的迪迪厄斯·朱利埃纳斯。塞弗拉斯把手一挥,12 名士兵把他带到皇宫的浴场边,朱利埃纳斯知道死期到了,大声惊呼:“难道我做过什么坏事了吗?难道我处死了什么人吗?我只不过花钱过了一下皇帝瘾呀!”士兵们不容分说,在浴场边砍下了他的头。迪迪厄斯·朱利埃纳斯花巨资买了帝位,做了66 天的罗马皇帝,结果却成了一个刀下鬼。唉,这一笔买卖真不合算!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