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世界历史 > 凯撒之死─凯撒大帝故事之二

凯撒之死─凯撒大帝故事之二

凯撒力追寻庞培来到埃及。当时埃及是普托利米奥十三世和他的姐姐克丽奥帕屈拉共同执政。不过,他们姐弟俩经常发生争执,一些奸臣便乘机弄权,挑拨国王姐弟关系。普托利米奥年仅17 岁,很幼稚,容易听信谗言。而克丽奥帕屈拉虽然只年长一岁,却比较明白事理,能辨忠好,而且有才干。 那些奸臣们便想方设法,使尽阴谋要把她弄倒,终于,克丽奥帕屈拉被打入冷宫幽禁起来。他们的目的达到了。 凯撒早已听说克丽奥帕屈拉不仅容貌美丽,而且多才多艺,内心倾慕已久。本以为一到埃及就能见到女王,等到普托利米奥十三世接见他时,才知道女王已被废黜。他为此十分惆怅。 凯撒任罗马执政官时,曾借给埃及一笔贷款,乘此机会,他向国王提出归还贷款的要求。国王手下的那些权臣们劝国王拖延、搪塞,以致双方搞得很不愉快。他们还散布了一些流言,对凯撒进行抵毁和诽谤,企图让他在埃及不能立足而自动离开。 这就逼得凯撒不能不防范了。 凯撒带来的兵士并不多,他派人回罗马通知将领们随时准备进攻埃及。 一天,有一位旅居埃及的意大利商人来拜访凯撒。交谈之中,凯撤得知这人不但非常富有,而且交游极广,上自王公大臣,下到贩夫走卒,都有他的朋友。凯撒向他吐露想见见被废黜的女王克丽奥帕屈拉的心愿。商人沉吟片刻,说他有办法。 原来,这位商人经常去女王幽禁的地方,带些货物去给她挑选,因为经常出入宫禁,他和那些看守和卫七们混熟了。从凯撒那里回去后,他带了一个随从,背了一大口袋货物送大给女王。 见到女王后,他悄悄告诉她:“罗马人将凯撒到开罗来了。现住在亚历山大利亚港。他非常同情您的处境,想帮助您恢复王位。您是否愿意跟我去见他?” 克丽奥帕屈拉一阵惊善,她也早已听说凯撤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他帮助,事情就好办了。可是,门禁森严,怎么才能出去呢?商人,一笑道:“办法我早想好了,不过要委屈您一下。”他用眼示意那只大口袋。 女王立刻明白了。她支开身边的侍女,然后用毛毯把自己包裹起来。商人再把她装进那只大口袋,扎上袋口,仍让随从扛着。出大门的时候,他笑着对卫兵说:“我精心选了一些货物,哪知女王陛下都看不中,只好再背回去啦!” 士兵们谁也没有想到,袋子里装的竟是女王。 商人来到凯撤的住处。凯撒见他背着这么个大口袋,感到惊奇。商人什么也不说,放下口袋,微笑着轻轻喘息。这时,凯撤忽然发现布袋里的东西开始蠕动,聪明的他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赶紧动手解开袋口的绳索,这时,一位千娇百媚的绝代佳人出现在他面前。久经沙场的凯撒几乎惊呆了。 女王理了理被揉乱的头发,然后向凯撒致礼,说:“久闻将军大名,今日得以相见,非常荣幸。蒙将军搭救,永世不忘。” 凯撒说:“女土陛下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帮您肃清奸党,恢复王位,万死不辞!” 女王再次表示感谢,两人相互倾慕,一见钟情,共同翻开了埃及与罗马历史上新的一页。 女王失踪的消息传到王宫,年轻无知的普托利米奥十二世并不介意,可他身边的那几个宠臣却十分惊慌,他们断定此事与凯撒的到来有关,便撺掇国王干掉凯撒,以除后患。 普托利米奥十三世已完全被这些人操纵,便按照他们的计划请凯撒来王宫赴宴,准备将他灌醉后再杀掉他。 凯撒料到这里面必有诡计,他想:这倒也好,本来我正愁不好下手哩!于是他将计就计,带了一队人马杀进王宫。普托利米奥十三世和那班宠臣自知不是对手,从王宫的后门逃跑了。 凯撒把女工迎回土宫,并把自己的部队调来担任守卫。为了不让停泊在亚历山大利亚港的那些船只落到敌人手中,他命令将船全部烧毁。结果大火蔓延到岸上,殃及亚历山大利亚港图书馆,许多珍贵藏书都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埃及国王调集部队攻打王宫。但这座王宫建筑宏伟,异常坚固,攻打了好儿个月也攻不进去。 可是,王宫里的粮食已经不多了,维持不了多久。一天夜里,凯撒亲率一支队伍乘船到邻近的一个小岛上寻找粮食,途中遭到埃及战舰的拦截,展开一场恶战。风急浪大,凯撒乘的那艘小船撞到岩石上破碎了,他们只好弃船跳入水中,借夜色掩护游回岸边。 克丽奥帕屈拉女王正在焦的不安地等待,突见凯撒浑身湿淋地出现在她面前,她又惊又喜。问明经过后,她感动得热泪盈眶,说:“你原可以突围回国的,却为我在这里遭受围困,叫我心里真是不安!” 凯撒说:“为了您,我付愿作任何牺牲。您放心,我的援军很快就要到厂,耐心地等吧,我们会胜利的。” 就这样,他们成厂一对忠贞不渝的情人。 白天,他们呆在王宫花园那个小山丘上,这里能看见大海,罗马的援军应该是从那个方向过来。 果然,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凯撒看见水天相接的地方出现了几个黑点,渐渐地越来越近,他看清了,那是一支庞大的舰队。援军终于来了!他狂喜地叫克丽奥帕屈拉一起来看,女王也激动不己。 庞大的舰队开进了亚历山大利亚港,没有遭到任何抵抗。普托利米奥十三世知道他们的军队根本不是罗马人的对手,便撤问围攻王宫的军队,沿着尼罗河逃跑。凯撒率大军水陆并进一路追击。可怜的普托利米奥十三世终于死在乱军中。 按照凯撒的意思是克丽奥帕屈拉独当女工。克丽奥帕屈拉却执意要和她的另一个小弟弟一同执政。这个小弟年仅14 岁,他成了普托利米奥十四世。 而实权仍掌握在女王手中。 凯撒在埃及女王的王宫里一共住了9 个月。直到公元前47 年,小亚细亚传来叛乱的消息,他才不得不恋恋不舍地告别女王,离开埃及,带领大军赶往小亚细亚。他很快平定了那里的叛乱。回到罗马后不久,又听说逃到非洲的庞培余党萨希玻和P 托在北非纠集了3.5 万人马,企图卷土重来。他们在那里建立了流亡政府,也设有元老院,卡托为最高统帅。 公元前46 年春,凯撒带领一支庞大的舰队,运载数万人马渡海出征。在北非登陆后,他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先派出一支精锐部队,在当地土着向导引导下,翻山越岭,穿过茂密的丛林,到达叛军前沿阵地背后的塔布斯谷地。然后以雷霆万钩之势发起猛烈进攻。 前沿敌军猝不及防,只好举手投降。 紧接着,凯撒大军从正面发动强大进攻。萨希玻的部队曾在法尔萨落斯平原遭到惨败,原本是凯撒的手下败将,个个心有余悸。此时交锋当然更不是对下,此时丢盔弃甲,纷纷逃命。35000 步兵和骑兵,顷刻之间溃不成军。 萨希玻死于乱军中;卡托逃回乌提卡后自杀身亡。只有庞培的大儿子只身逃往西班牙投奔了他的弟弟。 这次征讨,凯撤几乎没有付出什么代价,轻而易举地大获全胜。当年7 月,他返回罗马,被元老院一致推举为“狄克推多”,任期10 年。与此同时,还举行4 个声势浩大的凯旋式,以表彰他在高卢、埃及、小亚细亚和北非的胜利功绩。这也是罗马历史上空前的盛典。 凯碗式后,凯撒设宴招待了两万多平民,并厚赠退伍战士礼物。整个罗马城一片沸腾,热闹了好几天。 庞培的大儿子逃往西班牙后,与他的弟弟联合起来,把凯撒派驻西班牙的副总司令赶出国境,公开与凯撒对抗。这兄弟俩都是庞培的前妻所生,虽然从名份上说他们是凯撒的外孙,实际上并无血缘关系。他们一心只想为父报仇。 鉴于这样的情况,凯撒不得不再度出兵征讨。他以前曾去过西班牙平叛,对那里的地形及交通了如指掌。公元前45 年3 月,凯撒大军直逼西班牙的蒙达城。 此时对方已有准备,在郊外的丘陵丛中布下埋伏,当凯撒的部队正在猛烈攻城的时候,埋伏的敌军从后面杀了过来,这就使得凯撒军腹背两面受敌。 凯撒一看形势不好,立即下令所有的部队集中到一起,形成一个坚强的核心,以避免分散力量被敌人各个击破。等到立足稳固之后,再分兵两路攻打前后的敌人。凯撒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极大地鼓舞了士气,形势立刻由被动转为主动。 渐渐地,敌人支持不住了,继而四散溃逃。蒙达城被攻下来之后,庞培的次子战死。几天后,他的兄长在逃亡的途中被部下所杀。 毕竟说起来这兄弟俩都是凯撒的晚辈亲戚,凯撒慨叹之余。吩咐将他们厚葬。 从此以后,罗马进入了一个安定和平的时期。这也是罗马最力强盛的时期,它所统治的区域东起幼发拉底河,西至西班牙;北面占有高卢,南面占有整个北部非洲。而此时凯撒的声誉也达到了峰颠。公元前44 年2 月,他被罗马的元老院推举为终身的“狄克推多”,并兼监察官、司法官等要职,拥有巨大的权力。罗马人民称他为“恩彼洛”,意思是至高无上,实际上就等于是罗马的皇帝了。 这样一来,元老院开始有人担心凯撤会废除原有的共和体制,实行君主专制。也有一些人认为凯撤对庞培一家人过于残忍,几近于赶尽杀绝,斩草除根。还有些人对凯撤的私生活进行攻击,认为他的情人太多,生活糜烂。 当时盛传布鲁得斯就是凯撒与卡托的妹妹塞维莉亚所生。塞维莉亚死后,卡托以舅弓的身份把布鲁得斯收养在身边。卡托既是一位政治家,同时也是一位着名学者,他把自己的知识都传授给这个聪明而又力求上进的少年。同时也在他心中种下对凯撤不满的种子。布鲁得斯一直认为是凯撒欺骗了他的母亲,而已从没有公开承认自己是他的儿子,这就使得布鲁得斯终身背着私牛了的恶名。卡托不仅养育了布鲁得斯,并将自己的女儿波蒂业嫁给他。在布鲁得斯眼里,长托就如同他的生身父亲一般。卡托兵败自杀,布鲁得斯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凯撒杀死了他的舅舅。那早已有之的不满便成了仇恨。尽管后来凯撤对他关怀备至,言谈举止之间也流露着父亲对儿子的真诚情感,却融化不了布鲁得斯心中的仇恨。与凯撒提拔他为大法官的时候,他虽勉强答应。却丝毫不肯曲意逢迎,足见他是个有个性的青年。 凯撒与埃及女王克丽奥佩屈拉也生了个孩子。当各地战乱平息之后,凯撒便想重温旧梦,派使臣去埃及把女王接到罗马来,并为她准备了华丽的行宫。他们经常在那里幽会。这件事很快就传播出去,弄得全国皆知。凯撤的政敌借此大做文章,散布谣言说凯撒准备称帝,未来的皇后就是克丽奥佩屈拉。而且可能把国部迁到埃及的亚历山大利亚港。这对凯撤都是极为不利的。 诚然,凯撒当时的地位已经相当于帝王了,不过,他仍始终保持着一贯的平民领袖作风,平易近人,乐于跟各阶层的有识之士交往。而对于一些阿诙奉承的官场中人,却深为厌恶,公开奚落他们,经常搞得这些人羞愧难当,无地自容,而又敢怒不敢言。这些人恨得咬牙切齿。护民官佛莱维斯和马路拉斯都属于这一类。 凯撒是反对种族歧视的,他曾颁布一道法令,规定凡是本国和属地的人民,不分种族,一律享有同等的权利。他把任命总督的权利从元老院中夺回来,由自己任派,并可以随时解除其职务。同时,他把元老院的人数增加到900 人之多。有贡献于罗马的高卢人也可以作为高卢人的代表进入元老院。 这些举措,都使元老院中贵族派系的人感到不满,因此,在他们中间渐渐地出现一股反凯撒的暗流。 凯撒对于这股暗流不是没有察觉。有一次,凯撤和几位朋友走在路上,拥护他的群众齐声高呼“恩彼洛”,气氛十分热烈。但凯撒发现在欢呼的人群里,有的人一声不吭,冷眼旁观。他站住,对欢呼的人群高喊:“我的名字叫凯撤,不是皇帝!” 在罗马,2 月15 日是祭丰饶之神卢帕克斯的日子,也是一个狂欢的节日。 这一天,街道上挤满了欢乐的入群,议事堂前的广场上也聚集了数万群众,他们在这里等待着盖世英雄凯撒的到来。 广场一角奏起了雄壮的军乐,接着,号角长鸣。身着紫袍的凯撒挽着他的妻子卡帕妮亚神采奕奕地出现了。他的身后紧跟着英姿勃勃的安东尼。凯撒向狂热欢呼的群众挥手致意。 接着,举行赛跑仪式。数百名军中健儿参加了激烈的角逐。 赛跑结束后,安东尼突然拿起一个事先准备好的酷似王冠形状的花冠,走到凯撒面前,深深地一鞠躬,然后把花冠戴在凯撒的头上。这显然是一个他们事先策划好的试探,用来测试民意。 这一举动引起一片激烈的骚动,嘈杂的人声里有欢呼也有不满的嘘啸。 凯撒立即将花冠摘下扔在一边。全场欢声雷动。安东尼又接连两次将花冠戴在他头上,他一再推开,群众的欢呼也一次比一次热烈。这就意味着,人民不希望凯撒取消共和体制,不希望他做皇帝。凯撒这一举动明白地向人民表示他不打算称帝,而民众的反应也不免使他感到有些失望。在是否称帝的问题上,他内心是矛盾的。 这时,人群中有个衣衫褴楼的盲人高喊:“凯撒啊,你要留意三月十五那一天呀!”他不断地声嘶力竭的呼喊,但凯撒根本听不见,因为人声太嘈杂了。 当时,布鲁得斯苦笑着向元老院议员凯希斯说:“你看,好像罗马人都希望凯撒做皇帝似的。” 凯希斯是凯撒年轻时的好友,曾多次跟随凯撒出征。他虽然身体赢弱,却极其聪明,很受凯撤器重。不过,在他进入元老院后,被一些贵族和财阀所笼络,已经开始站到反凯撒的立场上去了:他笑问布鲁得斯:“听您的意思,好像不希望他称帝?” 布鲁得斯默默地承认:“我不希望,尽管他对罗马贡献很大。” 凯希斯抓住机会:“是啊,他的很多行为都应该受到谴责。而且,今天他不应该穿紫色长袍,这是帝王的服装。我敢说,他肯定是希望人民拥戴他称帝的!” 布鲁得斯点了点头。 两人越谈越投契。最后,凯希斯暗示布鲁得斯,他身后有一批元老院议员支持,他们都想打破凯撒的帝王梦,他知道布鲁得斯心中对凯撤是有仇恨的,希望他加入到他们这一边来。 布鲁得斯表示理解,他说:“我相信这样的事迟早会发生的。让我好好地考虑一下,再答复你,如何?” 就这样,一个暗杀凯撒的计划开始在酝酿之中。后来,他们又串通了坎斯加、屈瑞朋纽斯和辛勃等几个人密谋决定于3 月15 日元老院开会议事的时候动手。这几个都曾是凯撒手下的干将,但如今都背叛了凯撒。 公元前44 年3 月15 日清晨,凯撤用完早餐,正准备往元老院去。他的妻子卡帕妮亚神色忧虑地对他说:“有一件事,我早就想对你说。上个月的今天,在狂欢节上,据说有一位盲人预言家不停地向您高喊,要您留心3 月15 这一天。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你一身是血向我走来,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发抖。今天正是3 月15 ,我看您还是呆在家里,不必去元老院了。 这种事,宁信其有,小心一点为妙。” 凯撒微笑着安慰她:“这是因为你听了言人的警告,放心不下的缘故。 你认为去元老院会有什么事呢?” 卡帕妮亚说:“昨天,祭司告诉我,他宰杀了一只祭献的羊,却找不到羊心。这也是一个凶兆,他叫我们千万小心。” 凯撒沉思了一会,说:“我一生做事光明磊落,正能压邪,我什么都不怕,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吓倒我的。” 卡帕妮亚仍不死心,泪水涟涟,死死地拉住他,就是不放手。凯撒似乎于心不忍,有点犹豫。正在这时,凯希斯和布鲁得斯来了,催促凯撒去赴会。 凯撒这时再也顾不得妻子的劝阻,穿上长袍,跟随他俩上了。卡帕妮亚已经强烈地预感到祸事降临,她双手抚胸,泪流满面地低声祈祷,恳求神灵庇护,除此之外,她毫无办法。 参加谋杀集团的共有60 人之多,为首是凯希斯、布鲁得斯和坎斯加等人。由于人数众多,不免走漏消息。有一个叫阿帕密杜勒斯的人得知了,他对凯撤非常景仰,便急急忙忙地赶往凯撒府上告密。可是当他赶到那里时,凯撤早已经走了。他知道凯撒去元老院之前要去庞培剧院作例行的祭献,便写了一张纸条,等凯撒从剧院里出来时,悄悄地塞在他手里。 也是凯撒命该如此,他展开纸条匆匆看了一眼,却没有理会,在凯希斯等人的簇拥下,前往元老院去了。 当他进入议事堂时,数百名元老立即起身相迎。凯徽一面频频答礼,一面扫视会场,觉得并没有什么异常气氛,因此,也就安心不少。 在会议开始之前,谋杀集团成员屈瑞朋纽斯 借口要跟安东尼商量一件多,把他拉到外面去。安东尼刚一离开会场,布鲁得斯就向铁力勒斯和辛勃使一个眼色。辛勃点了一下头,拿起一张呈文,恭恭敬敬地走到凯撒面前,递上去。 凯撒看了一下呈文内容,是为他那个被放逐的弟弟求情的,便一脸下高兴他说:“你弟弟被放逐,是经过法律程序的,我不能轻易改变法律的决定。 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这时,谋杀集团的成员们便一个个走上前来,装作代力求情,将凯撒围在中间,他们每个人的长袍里都藏着利刃。 布鲁得斯说:“请您顾念他跟您转战南北,拼命一场,就宽恕他这一次吧!”凯撒见身为大法官的布鲁得斯居然也说出这样的话,很不高兴,冷冷道:“难道你也不懂法律吗?” 这时,站在一旁的辛勃便敞开衣领——这是他们约好的暗号。说时迟,那时快,坎斯加抽出短剑,冷不防从凯撒的身后向他刺去。凯撒只觉左肩一阵剧痛,没等他回过头来,那些人手里的刀剑纷纷刺在他身上。起先他还奋力抵抗,当他发现布鲁得斯也手持短剑站在谋杀者一边时,便痛苦地喊了一声:“孩子,你也来杀我!”接着,他用长袍掩住自己的面孔,任他们疯狂地刺杀。然后就倒在血泊之中,断了气。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