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世界历史 > 朴正熙政变夺权

朴正熙政变夺权

60年代初,南朝鲜政治风云变幻、社会激荡不安,形势瞬息万变。1960年4月27日,统治南朝鲜长达12年的李承晚政权被人民起义推翻,李承晚亡命海外。5月,许政组成“过渡政府”,但对长期以来积累下来的政治、经济等重重矛盾一筹莫展。8月,在野的民主党经过大选上台,建立了以尹潜善为总统、张勉为总理的政府,建立所谓“第二共和国”。然而 ,新执政的民主党不但拿不出任何解决阶级矛盾和社会矛质的办法,而且内部新旧两派斗争激烈,互相倾轧,以致在数月之内3次改组内阁,政局越加混乱,人民生活困苦不堪。到 1960年底、1961年初,张勉内阁实际上已无法驾驭局势。

从李承晚到卢泰愚--南韩高层权力斗争简史

图片 1

luwei发表于4010天 7小时 18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美国人最初是看重李承晚和金九两个人的,以后目光逐步聚焦在李承晚身上,再加上金九被暗杀,于是,李承晚就有点“殷浩不出奈天下苍生何”的感觉了。有意思的是直到李承晚做了总统以后,美国人卵翼下的另一个政权--台湾蒋介石小朝廷的高官如胡琏者仍旧称呼李承晚为大统领。朝鲜历史上被日本人侵占了多年,也因此沾染了很多日寇的习气,李承晚建国之后建立的陆军军官学校也起名叫士官学校,这所五十年代初期建立的南韩的“黄埔军校”一共诞生了两个半南韩的总统,也就是半个朴正熙,一个全斗焕,一个卢泰愚。南韩陆军士官学校的校长姓安,叫安在植,如果说起此人的叔叔来,大家就会明了的,安的叔叔就是大名鼎鼎的朝鲜烈士安重根,安重根击毙日酋伊滕博文的故事想必还是记忆犹新的,以后朝鲜拍摄过一部电影就叫《安重根击毙伊滕博文》,还是彩色的,很好看。军校的参谋长叫李圭东,此人是南韩军界的首领,他的女婿就是以后南韩的总统全斗焕。朴正熙原本便对士官生有进一步拉拢的企图,所以,他对于全斗焕等人发起的士官学校着名会团组织,仿效日本军人九一八之前的结社是网开一面的,这个士官学校的会团是很有名气的,以后南韩陆军四大金刚无一不是发仞于此的。连卢泰愚的终生大事都是在这个会团中解决的,会团的名字叫--北极星会。李承晚政权晚年贪污腐化、无恶不作,而且软弱无力,这就让美国主子看不起了,也就给朴正熙留下了进一步攫取权力的空间。朴正熙自己也有一班人马,比如他的侄女婿金钟泌、干将金载圭、郑升和、金桂元等,虽说都是校级军官,然而个个都是亡命之徒,一死以报朴正熙,相反李承晚在军队中的声望就无法可比了。终于延至一九六一年,在五一六政变中让朴正熙得手了,得手之后的朴正熙放李承晚一马,请他带着他的收刮来的民脂民膏去国外度假,另一面,他假惺惺的推出了两个超级傀儡尹谱善和张勉。朴正熙一得手让士官学校的北极星会的成员大为激动,全斗焕徒步走到革命会议议长朴正熙办公室要求朴正熙一统山河,朴正熙开始对这位长着硕大头颅的年轻学生刮目相看了。以后逐渐收为己用,成为军队中的头号朴系悍将。

全斗焕是南韩国家“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典型代表人物,此公出身贫寒,父亲务农,母亲专司生育,其时,朝鲜和中国一样重男轻女,全斗焕的母亲始终没有男丁报效家门,用《秋菊打官司》里面村长的话说就是“一撇腿一女子,一撇腿两女子”,这让全父大为光火,以致于准备休妻,而作为全斗焕的外祖父外祖母不但没有理由计较,还要专门给女婿道歉,说明他们自己实在生了一个辱没门楣的女儿,全斗焕的母亲生而无望,几乎寻死,全斗焕的外祖父给女婿大人写了一封言词恳切的信,说如果此女再不生子,一定发由女婿全权处理,绝不姑息云云。全斗焕的母亲上山求神,有人说她将来会生儿子,只是目前她嘴巴里面的两颗门牙是祸害,全母听后,立刻用石头砸下两颗门牙,晕死片刻。说来也怪,此后居然连续产子,一发不可收拾。全斗焕发迹之后对其母至孝无比,以南韩陆军保安司令中将的身份每天坚持给母亲跪问起居,见者无不动容。而全斗焕母亲的这一奇怪遭遇也是全斗焕自己说给其他人知道的。全斗焕一生得益于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母亲,一个是他的妻子,全斗焕的妻子是南韩陆军士官学校参谋长李圭东的女儿,而李圭东又是朴正熙的密友,全斗焕闯入朴正熙办公室之后非但没有被乱抢打死,反而以后成为朴正熙的侍从武官。进而扶摇直上,几年之间已经是南韩军队之中的翘楚。南韩强人时代最后两届总统全斗焕、卢泰愚都是得自朴正熙得门下,卢泰愚本来犯有严重错误,必须解除军籍,幸赖朴正熙过问,朴正熙适时不过少将,但是,他目之卢泰愚将来一定能够青出于蓝,许之国家干城。由此观之,朴正熙初起之时脑子还算清醒,否则南韩十年的经济起步也就成了空中楼阁了。当然,外力之于南韩也是十分主要的。朴正熙登台之后,政权巩固端赖金钟泌,金钟泌首创南韩中央情报部,此机构效法美国中央情报局,但是,其恐怖色彩实际等同于苏联内务部,金钟泌首任中央情报部长官,由此官阶入阁掌握中枢,任为总理,金钟泌是朴正熙五一六军事政变十九名校官之首,金载圭等人除朴正熙之外唯其马首是瞻,久而久之,外间竟然只知金总理,而不知朴总统,在朴正熙看来金钟泌尾大不掉已经是昭然若揭了,于是,一纸命令让金钟泌退休,回到老家忠清南道“休养生息”。金载圭接替金钟泌出任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为人狠忍果决,和朴正熙十分相似,而且,金载圭比较朴正熙相对开明,让美国国防部长布朗大人十分看好,政治行情随之看涨,一次金载圭和布朗打猎,雨雾中迷路,金载圭竟然凭借感觉走出森林,自此以为是唐太宗再生,朝鲜对于中华独服盛唐,而以唐太宗为最。金载圭有了这样的想法和其时的南韩政局不无关系。朴正熙执政晚岁,暴虐日甚,南韩居民对其独裁大为不满,朴正熙的妻子和情妇先后都死于非命,美国主子对朴正熙也日益反感,几次暗中讥讽,希望他能识时务退出历史舞台,然而朴正熙出生死于万一而夺取的位置哪能轻易撒手,非但不撒手,还变本加厉,此刻,朴正熙调整领导机构班子,升任金桂元、郑升和与车智辙、全斗焕的官爵,当时,南韩政坛四大金刚分别是金载圭、金桂元、郑升和、车智辙,其中郑升和有过军功也是当初政变功臣之一,金桂元附庸于金钟泌、金载圭,是总统秘书室的秘书长,青瓦台的当家人,唯独车智辙以佞幸起家,颇为金载圭等人看他不起,偏偏朴正熙对车智辙大加赞赏,南韩百姓闹事严重,朴正熙问及金载圭和车智辙,金载圭主张缓和矛盾,朴正熙不满,而车智辙力主镇压,朴正熙十分高兴,他说了一句以后历任独裁者都奉为圭臬的话:“我们要学习拿破仑,对待叛乱者应该用大炮轰。”到了一九七九年朴正熙死前的最后一年,朴正熙已经决定让车智辙来组阁,不料内中信息被金桂元偷窃密报金载圭,平心而论,朴正熙并没有想除掉金载圭的意图,倒是车智辙尽力怂恿,朴正熙也在定与未定之间,不过,金载圭是朴正熙的好学生,他知道老师一旦有了这种想法,自己项上的人头也是早晚必去的买卖了,他就和郑升和、金桂元串联,准备动手,这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号称白痴的车智辙在临死之前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建议,那就是提升全斗焕做陆军保安司令,陆军保安司令犹如日军的宪兵司令,保安军配备美式最新装备,反应迅捷,是一柄南韩平灭内外乱子的利刃。郑升和没有看得起这个新锐全斗焕,他做了陆军参谋长以后大权在握,根本没有料到后辈敢于和他叫板。十月二十六日,朴正熙、金载圭、车智辙、金桂元在宫井洞吃饭,金载圭席间对朴正熙异常蔑视的说:“阁下带着车智辙这样的废物搞政治,大不得人心啊。”说着就掏枪打了朴正熙和车智辙,二人当时都没有死,车智辙还趁乱逃走,说到底金载圭不愧是政变的老手,业务一直很娴熟,十八年前的戏法再变一次也没有忘了根本,车智辙没有逃走多远就被金载圭亲自劫杀,身上被打了十几枪,一点生还的希望都没有了,回过头来金载圭在房间里面找到被打残的朴正熙,抵着他的脑袋开了一枪,以后南韩法医鉴定时,朴前总统的脑袋瓜子已经面目全非了。十月二十六日的枪声彻底撕碎了南韩的制宪民主的伪装,民选总统的生命和国家尊严的宪法赶不上中央情报部部长的一枪。金载圭于政变之前和郑升和原本有平分秋色的企图,同时敦请金钟泌出山收拾残局,可是,时过境迁,郑升和的脑筋也开始回顾起一九六一年的五一六政变起来,既然金载圭做的了初一,郑升和何不就做十五呢?郑升和翻然改变,一举密令擒拿金载圭,当然,郑升和并不是要如何难为金载圭,而是借机把金载圭的势力去掉,自己坐大。同时申请成立戒严司令部,全斗焕出任戒严司令部搜查本部部长,郑升和请出金钟泌和崔圭夏,主持大局,自己躲在幕后操纵一如当年的朴正熙。可是,对朴正熙感情很深的少壮派军官要求严惩金载圭的愿望并没有实现,而且,全斗焕也获知郑升和是密谋杀害恩师的元凶之一,就这样,全斗焕策划发动一起新的政变来清洗郑升和及其走卒们。郑升和也不是窝囊废,他一听说全斗焕有动作,马上调自己的部队进入汉城,包围全斗焕,这时候,另外一位南韩日后的风云人物卢泰愚登场了。他的出现导致了这起事件发生了转折性的突破。卢泰愚的母亲生卢泰愚之前曾经梦见蟒蛇,这是卢泰愚家人后来的回忆,卢泰愚的祖父非常迷信,认为这是他们家族兴旺的预兆,给卢泰愚起名叫卢泰龙,过了一段,周围人都来打听卢泰愚母亲生产时候的梦境,祖父担心太过招摇,就给卢泰龙改名为卢泰愚。起中国的大智若愚的本意。卢泰愚童年,家境贫寒,父母多病,卢泰愚对自己的母亲非常孝顺,他母亲患病,卢泰愚每天要跑十几里的山路给母亲抓药,中间风雨不误,直到母亲的身体康复。幼年的辛苦让卢泰愚很快锻炼出一种坚韧不拔的性格,这让他一生受益不浅。卢泰愚成年之后考入南韩陆军士官学校,结识同学全斗焕、金复东、车圭宪、郑镐溶等人,也是北极星会的骨干成员,金复东还把自己的妹妹金玉淑许给卢泰愚作为妻子,以后,金复东成为南韩陆军士官学校的校长,在军界举足轻重,而卢泰愚也在朴正熙和全斗焕的关照之下,平步青云,成为南韩主力师陆军第九师的师长,他和全斗焕、车圭宪、郑镐溶被称为南韩七十年代末期的四大金刚。其中车圭宪、郑镐溶两人都在全斗焕、卢泰愚执政期间官运亨通,出掌参谋本部和国防部,直至二金时代才被清算。全斗焕被郑升和包围时,卢泰愚部队还在汉城郊外,这时候可谓是群龙无首,少壮军人虽说知道给总统报仇,可是对抗参谋长阁下也是犯上作乱,犹豫不决,卢泰愚一锤定音,执行反包围,他和车圭宪、郑镐溶亲自带领基干部队向郑升和的武装开枪,一举击溃郑升和所部,活捉受伤了的参谋长阁下郑升和上将军。全斗焕、卢泰愚兵变之际,美国人出面警告,全斗焕有些担忧,卢泰愚狠忍的一面这时有所流露,他说:“和美国人打交道是我们上台以后的事,如果我们今天胜利了,美国人自然主动来找我们,如果我们失败了,美国人一定第一个主张杀掉我们。”就这样,全斗焕俯从卢泰愚的建议,公开要求处死金载圭,并且威胁总统崔圭夏。而且最终如愿以偿,正如卢泰愚预料的那样,美国人马上表态支持全斗焕的权力,这起美国人煽动的换马就这样草草收场,独裁者固然死去,而新的独裁者正在美国人的奖掖之下冉冉升起。金载圭和郑升和二人殊途同归,金载圭被绞死狱中,而郑升和则一直死因不详,想必也不能是善终。全斗焕则黄袍加身、称孤道寡了。而后南韩大学生和民众抗议全斗焕时,全斗焕想起了自己的恩师当年的训诫“对待叛乱者要用大炮轰”,光州事件就是明证。卢泰愚在全斗焕政府中虽然还起着关键的作用,但是,卢泰愚又一次给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同于其他人的道路,军转民,退出军界的卢泰愚开始担任南韩的奥委会委员长,从事给南韩建设添砖加瓦的工作,我们都知道一九八八年的汉城奥运会就是卢泰愚的杰作,而他的杰作中还有这样一个鲜为人知的插曲。本来,国际奥委会已经确定汉城是八八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但是,八十年代南韩政治危机此起彼伏,动乱不止,国际奥委会准备临时更改,消息传来,卢泰愚亲自飞往国际奥委会所在地,向包括撒马兰奇在内的所有成员申辩,然而,大家都不为止所动,卢泰愚情急之下,再次发起狠来,他明确的通知撒马兰奇说:“如果汉城在一九八八年不能顺利举办奥运会,那将是我们国家民族的巨大耻辱,也是每一个民众应该时代牢记的,我们准备的奥运会的运动场将作为国际奥委会所有成员的墓地,第一个墓碑就是撒马兰奇主席的,那上面将铭刻这段我们国家民族的耻辱,写上撒马兰奇之墓的同时告诉我们的后代,我们是怎么被一批毫无信义的人耍弄的。”此言一出,举座哗然。而后,不知道是卢泰愚的硬话起了作用,还是奥委会的老爷们又有了新的主张,总之,汉城如期举办奥运会,而力挫国际奥委会就此成为以后卢泰愚竞选总统时的一张王牌,被卢泰愚的助选团们时时提起。但是,奥运会也没有帮助全斗焕政权保持平稳过渡,八十年代末,这位独裁者最终黯然下课,随后,虽说卢泰愚继续执掌大权为其遮羞,可是,没有过了多久,随着卢泰愚的到届,金泳三开始清算他们了。两位昔日南韩军界政界的老大一夜之间成为南韩过街的老鼠,可以说是人人喊打。他们家族的丑闻更是金泳三底气十足的收拾他们的证据。全斗焕用忏悔来表达他对死难者的遗憾,而卢泰愚则选择了沉默。

在这种混乱形势下,以陆军第二集团军副司令朴正熙为首的一批军官正在窥测风向、阴谋发动军事政变,夺取国家政权。1960年9月10日晚,朴正熙的侄女婿、政变主帅金钟泌召集地陆军士官学校第八期同学、时任校级军官的少壮派军人9人,在汉城退溪路“忠武壮 ”饭店召开会议,密谋策划军事政变。11月9日,在朴正熙的支持下,金钟泌等又聚集在朴家进一步密谋。

为了使政变得到美国的支持,1961年初,金钟泌等又同美国中央情报局挂上了钩。当时 ,美国肯尼迪政府上台后,眼看张勉政府对政局已完全失去控制,便下决心换马,命令中央情报局在南朝鲜物色“新的铁腕人物”,以取代张勉政府。而朴正熙便是美国所需要的铁腕人物。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操纵和支持下,朴正熙、金钟泌等更积极在陆军本部、第三十和三十三预备师、第六军炮兵团、第一伞兵团等后备部队及海军陆战队扩充势力,发展组织 ,为政变寻找更多人支持和作更进一步的准备。

5月14日,金钟泌召集参加政变的各部队负责人在汉城菜水洞他哥哥金钟洛家“赴宴 ”,为军事政变作最后的商议与布置。会上决定各部队在5月16日零点以“烽火作战”为代号,佯装演习,进入指定位置,3点攻克汉城,夺取政权。在此之前,朴正熙并亲自出马拉拢汉城光明印刷所经理李学谦和光州航空学校校长李文烨上校等,印刷了政变成功后发布的布告和檄文,并准备起事后用飞机在汉城、大邱、大田、釜山等大城市散发。宴会的最后 ,由主人金钟泌举杯宣誓,“不成功便成仁”。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