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世界历史 > 专家称韩国原本欲借罗老号洗刷天安舰事件耻辱

专家称韩国原本欲借罗老号洗刷天安舰事件耻辱

美文摘抄500

  王刚 王轶峰 卢长银 魏莱 马俊

韩国首枚运载火箭“罗老号”原定11月29日16时从全罗南道高兴郡罗老宇航中心发射升空,但距离预定发射时间不到16分钟,出现问题,发射被迫中断。韩教育科学技术部官员表示:“检查二级火箭过程中发现异常。”

  韩国迈向航天强国的梦想再次遭遇挫折。当地时间10日下午5点1分,韩国首枚运载火箭“罗老”号发射升空,但随后被证实在70千米高空爆炸。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守在电视直播前的韩国民众经历了紧张、兴奋、失望、痛苦的情绪变化。韩国2009年8月首次发射“罗老”号,由于卫星未能进入轨道而被韩国科学家描述为“部分失败”,今年的这次发射则随着火箭的爆炸而失败得更加彻底。韩国《中央日报》网站发表了一篇只有21个字的文章来表达失望———“韩国首枚运载火箭‘罗老’号在70公里高度坠落了。”韩国教育科学部长官安秉万没有为失败寻找一个体面的说法,只是表示“韩国将会继续火箭的发射,直到成功”。

这已经是“罗老号”第三次发射受挫。2009年8月25日,韩国首次发射“罗老号”,火箭点火虽然成功,但是整流罩分离异常,没能将卫星送入预定轨道。2010年6月10日,“罗老号”再次尝试发射,但在升空两分多钟之后,就与地面失去联系,随后爆炸坠毁。

  火箭在70千米高空爆炸

“罗老”为啥老不行?韩国火箭开发底子薄,所谓自主研发的“罗老号”多级火箭,其中只有二级火箭是采用韩国自主开发的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其他的还得俄罗斯大力帮衬。根据韩俄于2006年达成的《宇宙技术保护协定》,俄方只为韩方“罗老号”火箭提供一级火箭的实体,至于内部工艺技术不在合作之列,即使发射中出现事故,俄罗斯也有权将韩国排除在相关调查工作之外,以防泄密。

  “罗老”号在下午4点45分开始了发射倒计时。 但似乎也只有倒计时阶段一帆风顺。据韩联社报道,“罗老”号在5点01分发射升空,55秒时突破音速,但在短短137秒后在70千米高空失去与地面的联系。

一位韩国专家抱怨说,俄罗斯其实是拿“罗老号”当试验田,结果埋下了“定时炸弹”。因为俄罗斯提供的一级火箭本质是处于开发阶段的运载火箭,“按照常识,一款新式火箭迈向实用,至少要进行3—4次火箭燃料试验和实际飞行试验”,而该火箭尚未通过燃料和零部件可靠性测试。换句话说,俄罗斯利用与韩国合作的机会,试验了自己的最新太空技术,即便是失败,俄罗斯也能获得经验教训。

  此时根据韩国YTN电视台的画面,火箭尾部突然出现一团黑烟,尽管火箭仍在上升,但与地面失去联系。这时韩国官方仍无法确认发射失败与否,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院长李柱镇在5点09分时表示,通讯有可能在11至13小时后恢复。但在随后召开的记者会上,韩国教育科学部长官安秉万承认发射失败,他表示,“据电视画面显示,‘罗老’号上端部分突然一亮。考虑这一点,可以推测‘罗老’号在飞行途中爆炸。韩国和俄罗斯的研究人员已开始对失败原因进行分析。”他还表示,韩国将会继续“罗老”号的发射,直到成功。

2004年,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同俄罗斯赫鲁尼切夫航天中心签署协定,韩方向俄方提供2亿美元,供其研发一级液体火箭,韩方则自主研发二级固体燃料火箭,两级火箭共同集成为“罗老号”卫星运载火箭。为保证试验,在证明俄方有过错的情况下,俄罗斯有义务向韩国提供最多3枚一级火箭,以备发射补试。据俄罗斯“航空港”网站披露,俄罗斯如果一次发射成功,可净挣1.2亿美元,如果第二次发射成功,基本没有钱赚,如果第三次发射成功,俄罗斯要倒贴数千万美元,韩国媒体普遍担心,已经心猿意马的俄罗斯会最终敷衍“罗老号”开发计划。

  “罗老”号的发射可谓一波三折。第一次发射原定于去年8月19日,但在发射前因出现软件错误而暂停。8月25日“罗老”号进行了首次发射,但因整流罩未完全分离,未能将卫星送入轨道。本月9日,韩国计划第二次发射“罗老”号,但在发射前消防设备出现故障,发射被中止。也许无法承受不断延迟的压力,一天后韩国政府决定再次发射,让不少韩国媒体觉得“快得惊人”。

韩国的当务之急是尽快自主研发相关技术,不能落在朝鲜的后面。朝鲜没有像韩国那样选择俄罗斯这一“老师级合作伙伴”,而是选择了“同学级伙伴”伊朗。俄罗斯导弹专家莱加列夫指出,朝伊太空火箭技术合作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伊朗向朝鲜提供资金,双方共享技术成果,同时伊朗利用其相对辽阔的国土,帮助朝鲜验证远程火箭的技术,解决了朝鲜航天事业的先天不足。

  有人当场流下眼泪

朝鲜的“银河—2号”和伊朗的“使者—2号”火箭均使用了同一套技术规范,当2009年2月2日伊朗准备发射“使者—2号”火箭前,朝鲜就派出技术专家组来到伊朗,帮助完善火箭的控制装置和遥控系统,并确认朝鲜协助生产的两级液体燃料段完好,最终保证了发射成功。

  根据韩联社的报道,“罗老”号与地面失去联系后,观看实况直播的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和韩国科学技术研究院的300多名专家发出惊讶的“啊”声,甚至有人当众流下眼泪。

在两个月后的4月5日,朝鲜用“银河—2号”运载火箭搭载“光明星—2号”卫星发射前,伊朗也投桃报李,派出专家组,将之前“使者—2号”火箭发射的技术诀窍和注意细节进行传授,使朝鲜方面的发射如期进行。对于这次的发射效果,朝鲜方面宣布成功,美国军方则说,朝鲜当天发射的“导弹”未能进入轨道,发射物各节全部坠海。

  美国《商业周刊》网站认为,照这种屡射屡败的趋势,韩国在2018年生产出全国产火箭的计划无法实现。由于此前的铺垫,“罗老”号承载的军事、经济、科学意义越来越多。中国国防大学孟祥青教授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受冷战后东北亚安全形势变化带来的刺激,韩国确定了成为航天大国的目标。韩国经济在全球排在第12位左右,认为自己也有这个能力。

由于朝鲜已先于韩国发射火箭,韩国当然不甘人后,急起追赶,有报道分析认为,韩国似乎有些欲速则不达。前两次发射失败后,俄方技术小组都很快宣布排除故障,希望尽快再次发射。有人质疑俄方是出于经济因素考虑,急于完成发射,赶紧摆脱“罗老号”项目。据悉,参与“罗老号”的150多名俄方工程师饱受高强度工作折磨,又因费用负担等方面的问题希望越快发射越好,完事后可回国休养,此前曾有一名俄方人员因“罗老号”发射工作压力大而企图自杀。

  韩国媒体曾统计称,如果发射成功,韩国将获得迈入“太空俱乐部”的门票,成为第十个能够独立发射卫星的国家。前九个国家分别为俄、美、法、日、中、英、印、以色列。国力不如韩国的伊朗在2009年2月成功发射“使者2”号火箭,据称还在此后向朝鲜分享了该火箭信息,更是让韩国大受刺激。

  为了掌握运载火箭技术,韩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就开始研发火箭,其中在2002年立项的首枚运载火箭“罗老”号有160余家韩国企业参与,前后投入4亿多美元,让韩国全民兴起一场航天热。《东亚日报》认为,“罗老”号成功发射将带来2.34万亿韩元的经济效益,而“独立发射卫星国家”的身份,能让韩国的国家名片更显光彩。其他韩国媒体也连篇累牍报道称,“成功发射带来的国民自尊心将成为我国加入先进国家的重要动力”,“‘罗老’承载国民升空之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