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中国历史 > 今发大报28年前旧文一篇,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今发大报28年前旧文一篇,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不珍惜毛泽东的数量不大但价值连城的纯学术著作,不理解毛泽东综合性大著作中的系统性学术贡献,不发掘毛泽东大量专门著作中的独到学术见地,不知道毛泽东调查研究报告的学术价值,不理会毛泽东方法论著作中的哲学创造,难怪会忽视毛泽东的学术家地位。三)当代中国需要一部新的论述正确区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而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的著作《正处》的历史性和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但党永远会面对社会矛盾、包括面对深刻的对抗性敌我矛盾,党必须不断地分析社会矛盾、研究正确处理社会矛盾的方针和方法.但我们较少看到运用矛盾辩证法,分析当代的社会矛盾,分析新时期的敌对势力和人民群众的矛盾,分析新体制下的人民内部矛盾,分析意识形态领域复杂的矛盾,论述处理这些矛盾的方法的文章。

论毛泽东哲学——为新版《毛泽东选集》出版而作

毛泽东;人民内部矛盾;哲学;学术;政治;实践;中国;处理;马克思主义;统一

卢之超

今年,是毛泽东主席的名著《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发表60周年。对于这部著作,中央在1981年作出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作了正面的评价。“历史决议”在概括“毛泽东思想具有多方面的内容”,写到“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重要思想”时论述说:“毛泽东同志指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但人民内部还存在着各种矛盾,必须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他提出人民内部要在政治上实行‘团结——批评——团结”,在党和民主党派的关系上实行‘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在科学文化工作中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在经济工作中实行对全国城乡各阶层统筹安排和兼顾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利益等一系列正确方针”,并指明,这些正确思想,写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主要著作中。2013年出版的、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逄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1949—1976》给了如下的评价:《正处》“是毛泽东在社会主义时期的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它总结了中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的新的历史经验,也借鉴和吸收一年多来国际共运的历史经验。它提出并系统论述了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的学说,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作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详细阐明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一系列方针,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丰富和发展。”《正处》所贯穿的政治性和学术性统一的特质,使我们想到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对毛泽东学术家地位的崇高评价。借此机会,我想就毛泽东学术家地位和《正处》的学术实践价值的问题讲一讲自己的学习体会。

哲人毛泽东,是一位站在中国历史前列、站在世界历史高度的伟人,是当代中国伟大的革命家、战略家和思想家。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哲学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一、毛泽东的学术家地位

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主要领导人中第一个评价了毛泽东的学术家地位

同马克思主义的其他伟大著作一样,毛泽东的著作是常学常新的。因为生活之树是长青的,而毛泽东思想则是根植于现代世界和中国的生活之中,深刻揭示了生活的真谛。哲人毛泽东,是一位站在中国历史前列、站在世界历史高度的伟人,是当代中国伟大的革命家、战略家和思想家。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哲学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今天仍需要重新学习。

改革开放以来,对毛泽东的评价众说纷纭,褒贬不一。中共中央通过1981年的“历史决议”,作出了科学评价,肯定了毛泽东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在当前对毛泽东的评价中,普遍的倾向是只从领袖的视角评价他,特别是只从政治的视角评价他,很少有人从学者的角度肯定他的贡献,分析他的心路进程,考察他对于中国前途的深沉思考和忧虑。中国出版业的一项大工程——“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收入300种著作,但未把毛泽东当作学术家、毛泽东的若干著作当作学术著作收入其中。撇开了学术家地位,被评价的毛泽东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就容易被贬低为仅仅是个政治家,而单是政治家的人在历史上总是充满争议、易受曲解、很难流芳的。

时代提出了学习毛泽东思想的新的要求。中国在实行拨乱反正之后进行了十多年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富有成果的实践,同时也积累了如何既坚持社会主义又努力改革创新的经验,总结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和政策。这些都是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结果,亦即坚持和运用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精神和马列主义理论原则的结果。今天我们面临着复杂的形势和艰巨的任务,要解决今后继续健康发展的问题,毛泽东思想仍是我们重要的理论宝库。近些年来,世界形势也发生了重大的转折,世界格局处于急剧变化之中,许多社会主义国家局势剧变和严重动荡,西方反动势力对社会主义加紧实施和平演变战略,对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和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发动经济、政治、文化的各种攻势,矛盾错综复杂,我们在国际范围的斗争任务也是复杂艰巨的。这也要求我们认真学习毛泽东思想,从中汲取科学真理的力量和革命精神的力量。

笔者感到特别高兴的是,习近平同志2016年5月17日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座谈会上的讲话》中第一次以党的总书记名义对毛泽东作了学术评价。他说:“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同志就说过,必须‘用社会科学了解社会,改造社会,进行社会革命’。毛泽东同志就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社会科学家。”这里,讲了三个“家”,又加了“伟大”的定语,是对毛泽东崇高学术家地位的充分肯定。

伟大思想家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们思想的深邃性,在于他们的天才思想能够洞察较深刻的历史本质和较长远的历史道路。伟大的思想家在对历史细节的观察和判断上也会犯错误,但他们对本质问题的认识却能突破常人一般不易突破的界限。阅读毛泽东著作,回顾毛泽东当年对各种问题的观察,尽管许多具体问题的回答因为历史舞台的转换已经成为过去,尽管有些问题的观点不无局限性,尽管有的问题判断不正确,但毛泽东对当代世界基本形势和中国历史道路的观察,至今仍然保持其正确性。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精神和一系列基本理论原则,仍然会给我们以巨大的启示和真理的力量。毛泽东思想关于许多重大社会历史问题的深刻观点,仍然熠熠生辉。甚至可以说,毛泽东去世以来的十几年,随着某些轻薄之徒否定毛泽东思想的喧嚣的尘埃逐渐落定,经过国际国内历史实践的洗炼,毛泽东思想的真理性更加鲜明耀眼了。而所以如此,是因为毛泽东作为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和战略家,同时而且首先是一位哲人;毛泽东思想作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等革命和建设理论,其基础是毛泽东哲学。

中共涌现出毛泽东这样的革命家兼学术家的伟人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

习近平同志对毛泽东作了学术家地位的评价,就使毛泽东像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一样以本有的革命家兼学术家的风貌,呈现在世人面前,站立在历史高端。如果我们忽略了他的伟大的学术贡献,就不能理解他的政治军事文化的战略决断的深刻基础,就不能全面解释他在实践中所向披靡的巨大业绩,就无从领略他的伟人风采和他在亿万斯年的深远影响。那么,中共涌现出毛泽东这样的人物的原因在哪里呢?

马克思说:过去的哲学家们只是说明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个命题人们论述过许多遍,主要是从实践在认识中的地位和哲学的功能、作用方面论证,理解上不免陷于偏狭。实际上,这种哲学上的变革,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一切旧哲学在根本内容和性质上的区别。毛泽东思想中最重要的东西,它的灵魂——实事求是、理论与实际相统一,或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不仅是外在的方法,而且是毛泽东哲学的本质内容和内在的生命。或者说,毛泽东哲学掌握、体现和发挥了马克思主义新哲学的精髓——观察人类历史命运的工具,具体地历史地改造世界的武器,灵活地分析和掌握周围世界变化、指导改造世界的战略策略和方法。中国历史的发展和现实开展的革命实践以自己的独特形式要求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是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广阔背景上、在中国革命与建设的现实过程中得到生动的展开与发挥,这是另一方面。两方面的接触、结合以至合为一体,就是毛泽东哲学的特点。

从国际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来看,需要既是思想家、学术家又是政治家、革命家的人来建构正确对待世界的哲学方法论、来进行政治经济学批判、来揭示现实社会的本质、来制定使革命正确展开和取得胜利的宏伟战略。19世纪,马克思和恩格斯应运而生,成为这样的伟大人物。二人骑上了引领人类在一个崭新时代奔跑的“白马”(按:这是黑格尔对历史人物的说辞,本文借用此说)。列宁说:马克思主义“对世界各国社会主义者所具有的不可遏止的吸引力就在于它把严格的和高度的科学性(它是社会科学的最新成就)同革命性结合起来”,其原因之一在于“学说的创始人兼有学者和革命家的品质”。(列宁:《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83页)

20世纪的中国,虽然说不上是世界矛盾的焦点,但可以说是世界矛盾在东方的一个缩影。世界资本主义发展到20世纪,进入了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而这个革命是与东方广大的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解放斗争连结在一起的。它的标志,是十月革命。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和中国共产党对中国命运的考察,是与中国的先进分子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观察世界历史的方法分不开的。而进行这种探索并作出理论概括的杰出代表就是毛泽东,这是一。

从中国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改造中国的实践来看,需要同时具备以下多重品质的人来担当领导使命。第一,试图学习西方、运用西方资产阶级革命理论来解决中国问题的努力失败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只有马克思主义能够救中国。但是,必须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才能引导革命走向胜利。这就需要一位能完成这样的中国化事业的理论智慧杰出、自主精神昂扬的人物。第二,中国的新式的民主主义革命实质上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农民革命。这就需要一位了解农村、懂得农民、具有领导农民革命丰富经验、能把农民革命任务担在肩上的人物。第三,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特点和优点是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这就需要一位能成长为军事战略家、把统率革命军队的责任担当起来的人物。第四,中国近现代整个的革命运动是一场文化批判和文化承续的运动,是在继承发扬传统优秀文化基础上创造中华民族新文化的运动。这就需要一位深通传统文化、文化素养深厚、文化创造力强大的人物。这四个方面的要求是中国历史发展到20世纪对于革命领袖的要求,四者叠加起来,使中共的领导核心应当既是革命家又是学术家,既是政治家又是军事家,既是实践家又是文化巨匠的人物,极难寻找到合格者。恩格斯用历史偶然性和必然性统一的观点论述伟大历史人物的出现。他说:“恰巧某个伟大人物在一定时间出现于某一国家,这纯粹是一种偶然现象”,但这种出现也有必然性,因为“每当需要有这样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如果我们把这个人除掉,那时就会需要有另外一个人来代替他,并且最终总是会出现的,不论好一些或差一些,但是最终总是会出现的。”(恩格斯:《致瓦·博尔吉乌斯(1894年1月25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733页)在革命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内涌现了无数英才,推举出了一批“兼有学者和革命家的品质”的领袖人物。他们先后在实践的严峻检验中浮沉。直到建党15周年以后,才把全面适合上述四项要求的毛泽东一步步推上了领导核心地位。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学习的五年中,奠定了深厚的中学和西学的基础,铸就了“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文化气质;他出身农家,深知农民,建党初期从事农民运动,掌握领导这个运动的要领;秋收起义以后,“军旅之事,未之学也”的他,依靠深刻的哲学智慧和对实践经验的尊重和总结,很快成为军事大家;他从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在党内培育了传统和当代相结合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为人民服务”的人文价值、“独立自主”的坚韧品格统一在一起的文化精神,开辟了军事和文化的两条战线,论述了新文化结构;曾在中央苏区被带上“狭隘经验论”帽子的他,发奋读书,深入思考,全面推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在理论创造方面后来居上,厚积薄发,成为党内最大的理论家,在哲学、军事学、政治学、文化学等各个学科贡献了学术创造。毛泽东之所以被历史和人民选中,既是时势造就、中国伟大文化传统铸成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培植的结果,又是他天生有才、长于学习、艰苦积累、意气风发的结果。

第二,这一探索与总结过程同时也是对中国历史、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进行民族民主革命斗争的探索与总结的过程。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社会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中国资本主义已经失去独立发展的条件和力量。鸦片战争以后半个多世纪的各种改良和革命的尝试都证明,反封建的旧式农民战争和旧式资产阶级革命在中国已成为过去,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尚未到来。中国人民在长期奋斗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斗争在中国历史发展中的现实位置,即中国革命必须采取把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前途相衔接的独特道路。这种对中国历史的总结和现实的考察,是在马克思主义宇宙观和历史分析方法指导下进行的,毛泽东则是运用这种观点和方法进行探索与总结的杰出代表。

当然,同时具备满足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四个需要的毛泽东,也会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时期显现出他的局限性。这也是1957年后毛泽东出现两次错误,他自己作过总结、后来的“历史决议”作了全面总结的原因。这是个评价英雄人物的深刻的历史观问题,需要后人研究和回答。

第三,这一探索与总结过程还是对近代中国社会的复杂状况进行经济社会分析即阶级分析的过程。20世纪之初,中国社会发生了并继续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除了封建地主阶级和与之处于尖锐矛盾之中、具有强大革命性的农民外,还产生了新的阶级即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中国无产阶级虽然在社会上所占比重很小,但很集中,比起软弱的民族资产阶级来要强大得多,而且有广大农民作为天然的同盟军。因此,只要能与农民结成巩固的联盟并且善于运用统一战线的策略,中国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是能够担负起中国革命的领导责任的。这样就找到了中国革命的依靠力量和领导力量,找到了中国各革命阶级和中国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在革命中的正确位置。当然,这又是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方法所得出的结论,其杰出代表仍然是毛泽东。

以上这些都说明,毛泽东哲学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宇宙观或历史观在中国这种特殊条件下的创造性的运用和发展。它首先是一种广义的宇宙观和历史观,是一种观察世界历史趋势、中国历史命运的工具,而把辩证唯物的认识论、唯物辩证的发展观和方法论以及社会历史分析、阶级分析方法溶为一个整体贯穿于其中。

不仅如此。毛泽东同志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一种改造世界的武器,运用自如地贯彻于改造社会、改造自然的各种斗争之中,在亿万人民翻天覆地的革命斗争和改天换地的建设中,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改造功能发挥到极致:

根据客观形势的分析,确定各个不同时期的革命任务和路线、政策,一步步地发动群众,向反动派展开机智的进攻;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创建和发展人民军队,开展人民战争,运用灵活机动的革命战争的战略战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夺取革命战争的胜利;

教育人民、团结人民,结成尽可能广泛的统一战线,组成浩浩荡荡的革命大军;

用革命的纵横捭阖对付反动派的纵横捭阖,利用矛盾,争取多数,打击少数,各个击破,一步步孤立以至最终一个个消灭敌人;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善于集中群众的智慧;团结、批评、团结,正确处理内部矛盾,等等。

凭借这些马克思主义的又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艺术、思维方法和工作方法,在近代世界的东方,在中国的广阔舞台上,导演了一幕幕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活剧,昂扬了中国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历史主动精神,改变了中国亿万人民的生活和世界的力量对比。翻开自古以来的哲学史,一种哲学能够在如此巨大的规模和深度上参与历史改造运动,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

有人有意无意地贬低毛泽东哲学在改造中国的革命实践和提高中国人民精神文化方面的巨大作用,认为中国革命只解决了救亡问题,而没有解决启蒙问题,需要用“新启蒙”来补欧洲文艺复兴以后资产阶级启蒙运动的课。他们根本不能了解,在中国人民求解放的民族民主革命运动中,在接着而来的建设社会主义新生活的斗争中,中国人民的文化在精神方面早已远远超过资产阶级唯心史观指导下的西方文化,使进化论、天赋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等政治、价值观念和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黯然失色。中国无产阶级的哲学和整个社会主义文化只能在毛泽东哲学奠定的新的基础上吸收世界各国的积极文化成果继续向前发展,而决不允许也不可能倒退回去。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