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中国历史 > 马克思主义生态观的时代发展

马克思主义生态观的时代发展

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要义在于将生态环境资源纳入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资源配置中,财政收支活动不仅是财政资金的转移过程,更与国家治理的现代化目标密切相关。融合了绿色发展理念的公共财政制度具有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和生态保育的职能,其通过对生态环境资源的跨时期、跨区域配置,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是实现绿色发展、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引导、支撑和保障手段。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重要讲话,运用马克思主义生态观完整而系统地阐述了如何正确看待和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如何从重大政治问题和重大社会问题高度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如何以绿色发展引领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如何以优质生态产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从而切实地维护好、实现好、发展好人民群众的生态权益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辩证自然观、生态政治观、绿色发展观、生态权益观。

1.公共财政支持生态文明建设的理论指引

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辩证自然观

马克思主义生态观。马克思主义生态观通过揭示人与自然环境的内在联系,阐释了人与自然是相辅相成、有机的整体,认为只有生态系统保持相对平衡,人与自然才能达到共生共荣的和谐状态,否则将产生不可逆的可怕后果。正如马克思曾说:“不以伟大的自然规律为依据的人类计划,只会带来灾难。”恩格斯在《神灵世界中的自然研究》中也深刻指出:“蔑视辩证法是不能不受惩罚的。”同时,马克思主义认为人与自然通过物质性生产劳动而展开复杂的历史关系,人与自然不和谐问题实质上是人与人之间不合理的社会关系的极端化表现。如“羊吃人”圈地运动实现了资本对农业、土地和自然资源的掠夺,便是资本家借助资本的力量,从剥夺人民劳动果实,发展到剥夺人民赖以生存的环境资源最鲜明的体现。唯有改变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才能改变不合理的人与自然关系。马克思主义提出通过制度变革调整社会关系、实现分配正义,进而实现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公共财政是维护社会正义公平之利器,可以通过调整和治理可持续发展道路上资源消费不公、环境容量侵占等乱象,促进经济、社会、自然与人的永续协调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将新时代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必须坚持的首要原则确定为,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要求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让自然生态美景永驻人间,还自然以宁静、和谐、美丽。这些深刻论述,是对马克思主义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辩证自然观的继承和发展。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习近平总书记创新性地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等一系列重要生态文明思想,科学地回答了“为什么要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什么样的生态文明、怎么样建设生态文明”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为新时代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提供了思想遵循和行动指南。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提出的“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重要论断和“六项原则”“五个体系”构成了有机统一的体系。六项原则分别确定了生态文明建设自然观、发展观、民生观、系统观、法治观和全球观,五个体系分别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思想保证、物质基础、责任载体、制度保障和安全保障。

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生态观的重要思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详细阐述了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向马克思学习什么、如何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的重大问题,其中一个方面的内容是“学习马克思,就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与马克思主义生态观一脉相承。马克思主义生态观要求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和谐发展,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要求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实现经济、社会与环境的和谐发展。马克思主义生态观认为解决生态问题的根本途径在于发展生产力和提升实践水平,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认为“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要求统筹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马克思主义生态观将人道主义、自然主义与共产主义进行了有机结合,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要求“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彰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以人为本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追求。

马克思从人类社会和历史发展的维度诠释人与自然关系,将自然界视为在社会历史进程中生成着的自然界,将自然当作是一个复合系统,既包括人与社会在内的一切存在物即物质世界本身,又包括作为“人的无机身体”的生态环境。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生态文明观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相结合的创新理念。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南考察时强调,“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将生态环境质量纳入基本公共产品范畴,明确了生态环境的显性价值,确定了提供生态产品是政府的职责,是公共财政保障的重点。

马克思不仅承认自然界的客观实在性及其对于人类的优先地位,而且从实践出发去考察人与自然关系,既以实践的观点去理解人与自然的分化与对立,又从实践活动出发去探寻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从而科学地说明了人与自然关系,创立了将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结合在一起的科学的自然观。

马克思认为,自然界对于人类而言具有客观实在性,与人类存在着双向互动性,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和保护自然。马克思高度重视物质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同时强调,这些生产和再生产,都要以自然界的存在与发展为前提条件。一方面,人本身是自然界长期发展的产物,没有自然界就没有人本身。“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是“站在牢固平稳的地球上吸入并呼出一切自然力的、现实的、有形体的人”。马克思形象地指出,人有两个身体,一个是他的有机身体即血肉之躯,还有一个是无机身体即外部自然界。人“作为自然的、有形体的、感性的、对象性的存在物,人和动物一样,是受动的、受制约的和受限制的存在物”。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劳动,但是劳动从来都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是和自然环境结合在一起的。“没有自然界,没有外部的感性世界,劳动者就什么也不能创造。自然界、外部的感性世界是劳动者用来实现他的劳动,在其中展开他的劳动活动,用它并借助于它来进行生产的材料。”马克思谈到历史的前提时认为,它既包括了个人的肉体组织、生理特征,受肉体组织所制约的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包括了各种自然条件,如地质条件、地理条件、气候条件等等。他指出,任何历史记载都应当从这些自然基础以及它们在历史进程中由于人们的活动而发生的变更出发。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多次强调自然条件对劳动生产率的制约作用,告诫人们不能离开自然条件抽象地谈论劳动和劳动的价值。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等重要论述,鲜明地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辩证自然观。

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生态政治观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将生态问题上升到重大政治问题和重大社会问题的高度,强调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广大人民群众热切期盼加快提高生态环境质量。我们要积极回应人民群众所想、所盼、所急,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这些重要论述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生态政治观的基本内容。

马克思运用唯物史观科学地阐述了生态与政治的内在关系,认为在由“自然—人—社会”所构成的社会有机体中,生态问题已经超越了人与自然关系的界限,而成为一个与一定社会的政治制度紧密地联系起来的重大政治问题和重大社会问题,指出了资本主义社会人与自然关系背后隐藏着的人与社会的政治关系,分析了人和自然关系紧张与人和社会关系紧张之间的内在关联性,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生态危机背后蕴藏着的深刻的政治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和文化危机,提出了要通过政治制度和政治意识形态的变革寻找解决生态危机的主要出路。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