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中国历史 > 在文化自信中建构本土评论话语体系——第二届中国文艺评论年会综述

在文化自信中建构本土评论话语体系——第二届中国文艺评论年会综述

审美自信是整个社会文化自信的重要表现。

郑板桥论画竹时说不泥古法,不执己见,是强调艺术创作技法要不拘泥于先人,其实理论评论同理,也应该在借鉴和继承基础上不断创新,进而建构符合时代精神、符合本土国情的理论评论话语体系。20世纪以来,西学东渐,中国的文艺理论评论以及美学的命题与范畴都被贴上了西化的标签,然而常常令人尴尬的是,依据这样的话语体系,我们常常难以很好地解读和阐释本土的艺术创作,理论评论与文艺创作之间不断隔膜,甚至阅读和观看一再成为难题。因此,建构自成一格的话语体系已成为时代的必须。

审美;文化;趣味;艺术创作;家具;建立;民族;中国;西化;风格

2016年11月30日,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的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从文化自信、服务人民、创新创造、坚守理想四个方面对广大文艺工作者提出希望,令人振奋、予人启示。这四点希望均与理论评论工作息息相关。给文艺理论评论工作提出了如何在中西方的文化视野中建构本土的文艺理论评论话语体系的迫切课题。2016年12月15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主办的第二届中国文艺评论年会在京召开。年会主题是切实担起文艺评论的职责,建构中国文艺评论话语体系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这次年会是对总书记讲话的呼应,更体现了文艺理论界的学术自觉。会议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王一川主持。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振濂,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文艺评论中心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庞井君,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东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王廷信,山东大学文艺美学研究中心主任谭好哲,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高建平等就加强文艺理论评论的话语建设,推动本土话语体系的建构发表了富有见地的观点。

作者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

文化自信:中华美学的独特魅力

审美自信是整个社会文化自信的重要表现,它首先来源于文化资源的积累和文化底蕴的显现。审美自信一个显在的标志是社会审美趣味,它是社会文化最为敏锐的触须,通过观察趣味形态的变化可以看出整个文化的走向。因此,建立文化自信包含着建立审美自信的要求,包含着对社会审美趣味的建构。

文化自信于一个民族的发展壮大,及至在国际舞台上绽放最美的风姿,至关重要。确立文艺自信,要求文艺理论评论继承中华美学的优秀传统。王一川认为,百年来的中国文艺理论评论成果丰硕,成就灿然。但也因西方话语的全方位渗透而出现了本土理论的困顿和匮乏。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加强本土话语体系建设,建构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文艺理论评论话语,进而使之在世界领域内发出强健的声音,是中国文艺创作与理论发展的必然要求,更是时代和历史的需要。杭间认为,文化自信是更根本的自信,对于中国道路的选择,都需要回到对文化的根本判断,只有对文化的根本判断立得住,才会坚定不移地坚持今天的道路选择。他提出,要建构一个科学的历史观,真正了解和理解自己的传统文化。文艺创作也须有明确的文化判断,坚守民族文化立场,自会建立坚定的文化自信。

谈到审美趣味的建构,在审美偏向和趣味认同上通常有两种极端表现:一种是以传统为尊,固守传统,拒绝交流;一种是追求西化,切割传统,盲目崇洋。当下社会审美状况存在一个明显的问题,即西方审美趣味渗入社会生活各个领域,无论从民众的日常消费选择、商家的产品包装,到艺术家的创作过程,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盲目追逐洋风洋派、以洋为美的现象。比如城市建筑设计追求“大、洋、怪”的风格;各种商家的宣传营销广告,到处充斥西化词语,以满足潜在消费者对西式生活的想象;艺术界从艺术理论到艺术实践存在着盲目模仿西方的现象,一些人甚至将中国艺术走向世界错误理解成艺术西化的过程。

王廷信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文化自信。何以自信?又为什么要重提文化自信?对文学艺术研究来说,应该做些什么来坚定自信?是王廷信一直深入思考的问题,也是困惑理论家、批评家的重要问题。他认为,在新的时代反观中国古典的文艺理论传统,包括艺术批评,会越来越发现它的独特魅力所在,它卓越的当代价值。王廷信着重分析阐释了中国传统文艺理论与批评知理观艺,知境观艺,知人观艺,知味观艺等美学范畴和理念,指出它们独特的美学意义与理论价值。在中国古代文艺传统中,知理观艺是文艺批评传统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指按照一定道理,一定依据去观察和评价作品;知境观艺是指把作品放在一个特定的关系中,尤其是将作品置身于价值道德等框架中进行解读阐释;知人观艺是把作品和人相关联,将作品表达情感作为重要参照,可见人性的传统在中国古典文论中早就有所体现;而艺术终究要落实到现实之中,是为知味观艺,中国的饮食讲究色香味,味是根本,艺术也如此。

社会审美趣味崇洋媚外的现象激起不少人对传统审美文化现状的危机感,这是面对西方文化的一种正常反应,促使我们思考“中式审美”在现代社会的积极意义和人文价值,寻求其与日常生活的结合途径,这也是当下审美文化建设的内容之一。就当下社会审美文化发展状况而言,我们在社会审美趣味建构方面的表现与所拥有的传统文化资源并不匹配,民族审美精神的传承与日常生活结合不够紧密。我们有丰富的传统审美资源,但在日常审美中却缺乏对中国审美文化的认同和创新。传统审美文化面临的危机感和接续传统的使命感固然很重要,但当下我们更需要的是审美文化的自我更新和发展,是传统审美精神和审美范式与现代社会的有机融合,并能够在社会审美趣味建构中产生足够的影响力。

拒绝迷失:高扬本土批评大纛

要建立审美自信,还要摒弃狭隘民族观。西方文化艺术对于中国现当代艺术的影响很大,包括西洋风格的建筑、家具、绘画等,自明清时期渐次传入中国,改变了中国艺术的风貌,经过上百年的积累、涵化,早已融入我们的艺术和日常审美中,这是难以否认的事实。我们不能对西方文化的影响视而不见,那恰恰是文化不自信的表现。我们谈文化自信,并不意味着刻意制造东西方文化对立,似乎把西方文化打倒了,我们就找到自信了,这很容易陷入文化偏执,让我们的审美趣味变得日益偏狭。我们应该在坚持民族文化传统的基础上,理性审视外来文化,让不同的审美理念和审美趣味形成对话的氛围,最终在现代社会找到融合的途径,构建属于当下社会的健康向上的审美趣味。目前我们建立审美自信,一是取决于原创文化艺术品的质量,二是取决于民众文化消费的取向,三是取决于文化传播的力度与效果。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不能套用西方理论来剪裁中国人的审美。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近百年的各种文学批评理论短时间内在中国几乎全部登陆,一时间,国内的批评家言必称现代、后现代、结构与解构、性别与殖民,文艺批评的学理性的确有所加强,对艺术作品和艺术现象的阐释空间也得到相应开拓,但用无数理论包装出来的文艺批评却难以体现批评的自觉性、多元性与丰富性。当西方理论面对本土创作越来越表现出一种失语状态时,本土建设的迫切性也越发凸显。

年会上几位学者在谈到建构中国本土的文艺理论评论的话语体系时,都从不同方面分析了西方理论资源的利弊,对西方理论的移植提出质疑,并提出在西方理论大量涌入的情况下,应该拒绝迷失,更应兼容并蓄地建构适合本土解读与阐释的话语体系。

对于如何在中西方视野中保持学术的清醒,高建平提出,既不要追求学术时尚,也不要一味复古。20世纪的中国一直是一个西学东渐的过程,文艺理论与评论一直在遵循西方的话语规范,关于引进西方还是尊崇传统,理论界一直有争论,在高建平看来这依然是一个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老话题。他特别指出,整个20世纪中国的文艺理论评论界都在学习西方,的确丰富了我们,但同时也有缺失,他借用红舞鞋和裹脚布的比喻,来指涉西方思想和中国传统,并指出这两种倾向都会造成理论评论的残疾,十分危险。中国的理论评论要面对自己的、当下的现实,根据中国的现实需要建构自己的体系。只有把自己的内功修好,才会使理论达到一定高度,才能够与世界进行平等对话。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