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中国历史 > [齐钊]社区·区域·历史:理解中国的三种进路

[齐钊]社区·区域·历史:理解中国的三种进路

1989年4月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曾宣布将逐渐淘汰社会学系,时隔25年后,3月25日,该校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芭芭拉·A.·史卡尔(Barbara A. Schaal)宣布,学校将重建社会学系。

关于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既有研究存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困境与不足。通过对该系研究特色与学术传统的考察与分析,我们发现社区研究并非仅是吴文藻的倡导及其指导下的学生所做的经验研究,赵承信的主张与之不同且颇为重要;功能主义和社区研究亦不能概括该系的学术特色和传统,区域研究曾经提供给理解中国的一种可行途径;此外,该系也并非缺少对于中国历史的关注,而是在中国历史与中国社会学、人类学之间建立起互惠的关系。因此,总体而言,社区研究、区域研究和历史研究三者共同构成理解中国的三种进路,它们对于今天的中国研究而言仍显意义重大。

史卡尔指出,社会学是社科类重要的学科,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结构和功能等一系列重要问题,帮助许多国家共同解决当前所面临的挑战。同时,社会学还提供了重要的研究工具和方法,在研究社会关系、移民、社会公正和平等等问题上有重要贡献。重新投资社会学将促进当前现有研究,并为医学、社会工作、公共健康等跨校、跨学科合作创造机会。

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社区;区域;历史

该校今后将为社会学开设新的课程,同时招募相关研究人员。


  燕京大学社会学系在我国社会学与人类学学科史中所占据的重要地位已在学界达成一种共识。也正因此,几十年来诸多学者围绕该系先后做了大量的研究,旨在梳理和总结它的学术传统与特色及其为我国社会学与人类学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但不无遗憾的是,这些既有研究所共同建构起来的关于该系的标准认识并未能如实反映出其真实的学术传统与研究特色,往往只是看到了问题的一面而轻易忽视了其他方面,结果造成认识和理解上的片面与缺憾。

  一、由社区理解中国

  在关于中国社会学史的研究中,燕京大学社会学系向来都是不可或缺的内容,尽管由于研究框架和关注点的不同,其所占据的篇幅会有所差异。总体而言,这些研究多会在中国社会学发展变迁的脉络下关注该系的成立、系主任的变更、《社会学界》的创办、清河试验区工作的开展,以及社区研究与社会调查的区别等内容。或者是以学者个人为切入点来对他们的学科背景、研究领域、学术思想和方法,以及研究成果等内容进行探讨。①

  另有研究对燕京大学社会学系从1925年到1951年共一百余份的毕业论文进行了分析,将其社会调查分为三个阶段,对每个阶段的特点进行了介绍,并从三个阶段的不同中看出中国早期社会学本土化的过程。此后,有研究通过对该系1922年到1952年的毕业论文进行再分析,探讨了作为一个时代代表的该系乡村社会研究的状况;后来,以此为基础又继续探讨分析了该系从最初的社会调查转向社区研究的过程,重点论述的是人文区位学以及功能论与社区研究的关系。此外,也有两项研究分别关注到燕京大学及其社会学系的乡村建设试验的工作。②

  由此可见,以往这些研究在涉及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学术特色和传统的问题上,都会注意到从社会调查向社区研究的转换过程,并一致认为社区研究无疑是该系学术特色与传统的代表性特征。这样的结论在一定程度上的确体现出了该系的学术特点,但是却无可避免地忽略了该系内部学术研究的差异性和丰富性。另外,仅就社区研究而言,既有的研究仅仅关注到了以吴文藻和费孝通为代表的这一脉络,而并未能对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社区研究做出全面与整体性的论述。

  实际上,就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社区研究的特点而言,吴文藻所倡导的以及他的学生所具体开展的社区研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内容。除此之外,赵承信提倡下的社区研究也曾确实发挥过重要的影响,成为该系在国内推动和实践社区研究不可或缺的一支力量。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