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中国历史 > 贵由的统治

贵由的统治

1246年春夏,在离哈拉和林不远的阔阔纳兀儿和鄂尔浑河河源一带召开了库里勒台。在此出现了巨大的帐篷城昔刺斡耳朵,即黄帐扎营地,成吉思汗各支宗王都赶到这儿聚集,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省长官和巨属国王。其中职位较高的有:再次出任突厥斯坦和河中长官的麻速忽·牙刺洼赤,波斯长官阿儿浑·阿合,谷儿只的两位争夺王位的王子大卫纳林和大卫拉沙,罗斯大公雅罗斯拉夫,亚美尼亚王海屯一世的兄弟森帕德将军;还有以后成为小亚细亚苏丹的塞尔柱克人乞立赤·阿尔斯兰四世;起儿漫阿塔卑的使者们;甚至有一位来自报达哈里发的使臣。依照摄政皇后脱列哥那的意见,库里勒台选举她与窝阔台所生的儿子贵由王子为大汗,贵由于1246年8月24日即位。新的大汗是在帝国应该由窝阔台家族世袭继承的条件下才接受权力的。接着,“全体宗王们脱帽,解开宽腰带,把贵由扶上金王位,以汗号称呼他,到会者对新君九拜表示归顺,在帐外的藩王及外国使臣等也同时跪拜称贺。”1246年召开的库里勒台是从天主教方济各会会士、普兰·迦儿宾的报导中知道的。他是教皇英诺森四世派往蒙古的信使,教皇在信中恳求他们不要再攻击其他民族,希望他们皈依基督教。迦儿宾于1245年4月16日从里昂出发,途经德国、波兰和罗斯(他于1246年2月3日离开基辅)。1246年4月4日,他在伏尔加河下游受到钦察汗拔都的接见。拔都派他去蒙古见大汗,他经巴尔喀什湖南、原喀喇契丹国境——通常的路线是经讹答刺、伊犁河下游、叶密立河——过原乃蛮境而至。1246年7月22日,迦儿宾抵达帐殿,即离哈拉和林只有半天路程的地方,库里勒台正在此召开。他目睹了贵由的当选,并留下了对贵由的生动描述:“在他当选时,约有四十,最多四十五岁。他是中等身材,非常聪明.极为精明,举止极为严肃庄重。从来没有看见他放声大笑,或者是寻欢作乐。”就宗教信仰而言,贵由信奉聂思托里安教,迦儿宾目睹了在贵由帐前举行的聂思托里安教教徒们的庆祝集会。他的丞相、家庭教师合答黑和他的丞相、克烈部人镇海都是聂思托里安教教徒。他的另一位辅臣是“叙利亚人列班”,即列班·阿塔,“他负责有关聂思托里安教的宗教事务。”正是在镇海和合答黑的斡旋之下,迦儿宾向大汗陈述了他访问蒙古宫廷的目的。然而贵由致罗马教皇的回信——最近,伯希和在梵蒂冈档案馆中发现——几乎不提倡基督教。信中,蒙古君主以一种威胁性的口吻邀请教皇和基督教诸王公,在企图宣传基督教福音之前,到他的驻地来向他表示效忠。贵由宣称他的权力受到神权的保护,他是以诸神和各地主宰的最高代表长生天的名义在说话(长生天,突厥语是ManguTangri,蒙古语是MongkaTangri)。迦儿宾得到贵由的回信后,于11月13日离开帐篷城音刺斡耳朵,踏上归途,他经伏尔加河下游和拔都驻地返回,他是于1247年9月5日到达拔都驻地的。从这儿他又经基辅返回西方。亚美尼亚大将军森帕德这次是作为其兄亚美尼亚王海屯一世的使臣来见贵由(森帕德的旅行从1247年一直持续到1250年),他似乎比迦尔宾更加懂得通过与蒙古的联盟使基督教世界获得好处。贵由汗亲切地会见了他,赐予他一份证书,保证了海屯王得到他的保护和友谊。森帕德于归途中曾写信给他的妹夫塞浦路斯国王亨利一世,该信仍保留至今,信中注明日期是1248年2月7日,发自撒麻耳干,他在信中强调了聂思托里安教徒在蒙古帝国和蒙古宫廷中的重要性。他写道:“东方基督教徒已经把他们自己置于大汗的保护之下,大汗以极大的敬意接见了他们,并使他们获得免税权和公开禁止任何人干扰他们。”贵由给迦儿宾产生的庄重的印象还可以从拉施特的记载中得到证实。他能干、专横、非常小心地提防他的权力不受别人的侵犯,他认为在宽厚的父亲统治时期和他母亲摄政期间,国家的肌腱已经松弛,他决定把大汗与宗王之间的权力关系恢复到成吉思汗统治时期的状况。他对图谋攻击摄政皇后的叔祖父铁木哥斡赤斤的某些可疑态度进行了调查,并惩罚了他的随从。伊犁河流域的察合台汗在1242年去世时选他的孙子哈刺旭烈兀(木阿秃干之子,木阿秃干于1221年围攻范延时去世)为他的继承人。贵由以君主身分干涉察合台兀鲁思事务,以他的好友察合台的幼子、也速蒙哥取代了这位年轻人。他派亲信野里知吉带[晏只吉带]到波斯,从1247年-1251年间,野里知吉带的职位与木干草原上的蒙军统帅拜住将军平级,或者级别还要高些。在远东,管理着被征服的中国行省的财政大臣奥都刺合蛮因贪污被处死,以马合谋·牙刺连赤取代之。信奉聂思托里安教的克烈人镇海重新被任命为帝国丞相,当迦儿宾见到他时,他正任其职。在他的纳贡民族中,贵由把谷儿只分给了两位对立的争夺王位者,大卫沙拉得到卡特利亚,女王鲁速丹之子大卫纳林只保有埃麦利蒂亚。在小亚细亚的塞尔柱克苏丹国,贵由把王位给了乞立赤·阿尔斯兰四世,而没有给予直到当时一直在位的、乞立赤之兄凯卡兀思二世。在贵由决定取消成吉思汗其余各支已开始享有的、并不断扩大的自主权时,他与长支,即赤术家族之首拔都发生了冲突。1248年初,他们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以致双方都在开始备战。贵由在巡视他的叶密立世袭领地的借口下,离开哈拉和林西进。与此同时,拔都已经得到拖雷家族的指挥人物、唆鲁禾帖尼公主的秘报,也向谢米列契耶进军。他一直抵达离海押立不到7天路程的阿拉喀马克。巴托尔德解释说他到达了位于伊塞克湖和伊犁河之间的阿拉套。这次冲突似乎是不可避免了,直到贵由由于长期的酗酒暴食衰竭而死,他死于距别失八里一天路程的途中。巴托尔德认为他可能死于乌伦古河地区;伯希和说是在别失八里东北部。中国史书把贵由去世的时间定在1248年3月27至4月24日之间。当时他仅43岁。贵由的去世很可能使欧洲免遭一次可怕的灾难。贵由梦想的不只是打败钦察汗——根据迦儿宾的记载——而且要征服基督教世界。无论如何,他似乎已经把注意力专注于欧洲。然而,拖雷家族宗王们的继位——先是蒙哥,然后主要是忽必烈——将把蒙古人的主要努力引向远东。<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