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著名人物 > 仙吕一半儿 病酒原文[徐再思]

仙吕一半儿 病酒原文[徐再思]

偶作

昨宵中酒懒扶头,今日看花惟袖手,害酒愁花人问羞。病根由,一半儿因花一半儿酒。 落花 河阳香散唤提壶,金谷魂消啼鹧鸪,隋苑春归闻杜宇。片红无,一半儿狂风一半儿雨。 春情 眉传雨恨母先疑,眼送云情人早知,口散风声谁唤起。这别离,一半儿因咱一半儿你。——元代·徐再思《一半儿 病酒》

梁玉姬

一半儿 病酒

元代:徐再思

徐再思引(1320年前后在世),元代散曲作家。字德可,曾任嘉兴路吏。因喜食甘饴,故号甜斋。浙江嘉兴人。生卒年不详,与贯云石为同时代人,今存所作散曲小令约100首。作品与当时自号酸斋的贯云石齐名,称为“酸甜乐府”。后人任讷又将二人散曲合为一编,世称《酸甜乐府》,收有他的小令103首。

徐再思

咏玉簪想人间是有花开,谁似他幽闲洁白?亭亭玉立幽轩外,别是个清凉境界。裁冰剪雪应难赛,一段香云历绿苔;空惹得暮云生,越显的秋容淡。常引得月华来,和露摘,端的压尽凤头钗。诗磨的剔透玲珑,酒灌的痴呆懵懂。高车大纛成何用?一部笙歌断送。金波潋滟浮银瓮,翠袖殷勤捧玉钟。对一缕绿杨烟,看一弯梨花月,卧一枕海棠风。似这般闲受用,再谁想丞相府帝王宫?——元代·张养浩《最高歌兼喜春水》

最高歌兼喜春水

笑脸含春,粉脂融淡霞红晕,立东风无限精神。宝钗横,金凤小,绿铺云鬓,眉月斜痕,眼横波不禁春困。 步锦袜蹙金莲,拭罗衫舒玉笋。常言道名花解语亦倾城,这话儿敢准?准?恰便似落雁沉鱼,羞花闭月,香娇玉嫩。 歌扇掩胭脂红褪,舞衣飘兰麝香温,冰丝细织帕罗新。翠裙鹦鹉绿,绣带凤凰纹,玉铺胡蝶粉。 一见了引人魂,再见了消人闷。急追陪金杯错落,莫辜负翠袖殷勤。觑一觑万种娇,笑一笑千金俊,手撒红牙流歌韵,坠梁尘遏住行云。肠断也苏州刺史,心坚也薄东倦客,情迷也洛浦行人。 说甚么芳卿性纯,秋娘丰韵。多应他懒住蟾宫,潜下仙阶,谪降凡尘。翡翠屏,锦绣ブ,包藏春信,培养出娇滴滴人身分。 也不索莺儿探春,宾鸿传信,凭着这采笔题情,粉脸留香,索强如织锦回纹。酒半醺,粉半匀,把情郎低问:他比那海棠花更多淹润? 玳筵开一派笙歌引,簇拥着一个娉婷玉人。舞纤腰憔瘦不胜春,美孜孜笑脸温存。也宜教画栏干遮护着琼花蕊,锦帐幕周围着玉树春。酒捧着金波酝,受用杀银筝象板,风流杀翠袖红裙。 轻声度艳歌,淡妆凝素粉。东风满地残红褪,一刻千金意不肯。——元代·刘庭信《粉蝶儿 美色》

粉蝶儿 美色

断塘流水洗凝脂,早起索吟诗。何处觅西施?垂杨柳萧萧鬓丝。银匙藻井,粉香梅圃,万瓦玉参差。一曲乐天词,富贵似吴王在时。——元代·张可久《太常引·姑苏台赏雪》

太常引·姑苏台赏雪

元代:张可久

断塘流水洗凝脂,早起索吟诗。何处觅西施?垂杨柳萧萧鬓丝。银匙藻井,粉香梅圃,万瓦玉参差。一曲乐天词,富贵似吴王在时。3写景,写雪,抒情,感慨

忆郎瞥见在春郊,欢极轻将翠袖招。近觑庞儿原不是,羞生双颊晕难消。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