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欢迎您 > 著名人物 > 历史揭秘:古代文化中“裹小脚”是什么时候开始历史名人

历史揭秘:古代文化中“裹小脚”是什么时候开始历史名人

胡适:中国女子别做男子的玩物

裹小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裹小脚在西方人的眼中是如何的?小脚,又叫三寸金莲,俗称为裹小脚,是把女子的脚用布条扎裹起来,被林语堂先生叹为“人感官想象力最精致的创作”。

1

古人欣赏女人素有所谓“品头论足”一说,似乎对占身体百分之八十的女性躯体并不怎么重视。对女性“性感部位”的开发,“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无不是在惹人注目的地方用工夫,当然为的是招惹男人,女为悦己者容嘛。

我们中国的人,从前都把那些女人当做男子的玩物一般,只要他容貌标致,装饰奇异,就是好女子。全不晓得叫那些女子读些有用的书,求些有用的学问。那些女子既不读书,自然不懂什么道理,既没有学问,自然凡事都靠了男人,自己一点也不能自立。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我们中国虽有了四万万人,内中那没用的女人到居了二万万,那些男人赚来的钱,把去养这些女人,都还不够。我们中国如何不穷到这么地步呢?那些女人,既然没有本事,若是他们还读了些书,能够在家中教训儿女,到[倒]也罢了。不料他们听了一句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放屁话,什么书也不去读。咳!我们中国的女人,真真是一种的废物了。

首先是发式之荚,曾有“天下美女出扬州”一说,实际上是与“苏州头”并称的“扬州脚”才是扬州美女的最大魅力所在。人如此这般地迷恋小脚,而不是丰乳肥臀什么的,难以想象,如果女子没有缠足是不是会出现更多的武则天与太平公主?

我有一句话,要向我们中国的女子说:“你们要做一个好好的人呢?还是要做一种没用的废物呢?”我晓得你们一定回答我说:“我们又不是发痴,为什么自己要做废物呢?”哈哈!你们要不做废物,却不是嘴边说说就可以做得到的,我如今且说几宗要紧的方法,请你[们]大家听听。

缠小脚最早开始于公元969-975年南唐李煜在位的时期

第一样不要缠足。我们中国女子缠足的风气,从来已经长久了。小女子小的时候,便把他双脚缠得紧紧的,后来越缠越小,便成了那三寸金莲尖如菱角的一双小脚。那小时缠足的苦处,我做白话的,说也说不完,好在你们都是受过这种苦处的过来人,也不用我仔细说了。至于你们肯受这种缠足的苦处,到也有几种说法,有些人说脚缠小了,走起路来,那一种娇娆的模样,甚是好看,所以要缠足的。咳!这些话真是大错,一个好好的人,大模大样的自由行走,何尝不好,为什么反要说那站也站不稳的假样子是好看呢?并且这缠脚的风俗,起于五代的时候,五代以前,唐朝汉朝周朝的女子,都不缠脚,难道这许多朝代,都没有美女么?如今大家都说西施是最标致的美女,那西施是周朝的人,他何尝缠足呢?可见得标致不标致和那缠足不缠足是不相干涉了。又有些人说,脚缠小了,行走不便,可以不会做那些丑事,所以要缠足的。哈哈!这些话更是不通,那些女子若是个个都懂了道理,自然不肯去做那不好的事,譬如古时那曹大家、木兰、缇萦,那些贤德女子,那里是缠足[的]呢?再如那当婊子的,他们真是缠足的了,为什么还要做那些无耻的事呢?可见得那缠脚不缠足,和那贤德不贤德更是不相干涉了。照这样看来,那缠足的风俗是没有一点好处,大约你们也都晓得了,如今且让我说几宗缠足的害处,给你们听听:

李后主的一个窅娘别出心裁,用帛将脚缠成新月形状在金莲花上跳舞取悦皇帝。后来这个做法流传到民间,缠小脚之风渐渐普及到了百姓人家。但也有人认为,早在公元前770-476年的战国时期,缠小脚就已出现了,或许更早还可追索到商代。总之,缠小脚这一封建社会的恶俗具有悠久的历史,千百年来残害了数不清的妇女。

三寸金莲自古无,观音大士赤双趺。

永利国际官网登录,可以说,缠小脚是父权制传统下“男尊女卑”最突出的表现之一

不知裹足从何起,起自人间贱丈夫。

据记载,民间女子从四五岁就开始缠小脚,到成年时脚长若不超过三寸,即成为备受赞赏的“三寸金莲”。在当时,这样的小脚被认为是“女性美”的一个重要方面。即使长相、身材再好的女子,如果是一双天足或脚缠得不够小,就会遭人耻笑,并且嫁不出去。“好大脚”也成为漫骂、羞辱妇女最难听的一句话。而实际上,小脚“美”是以女性身心被摧残为前提的。缠小脚的方法是通过人为的强力,野蛮地造成女子两脚的跖骨脱位或骨折并将之折压在脚掌底,再用缠脚布一层层裹紧,被缠足的女性步履艰难且疼痛非常,更有可能引发残疾和致死。

2

民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的说法,就是女性千百年来遭受这一苦难的集中反映。而一旦把天然的脚缠成了“三寸金莲”,女性在劳动和交往方面必定是十分不便、大受制约,惟有困守家中,站立、行走必扶墙靠壁,不仅“男主外、女主内”顺理成章,“男强女弱”也成了事实,女性若有什么不满、反抗、私奔之类更是难上加难了,惟有忍气吞声,听任摆布。事实上,这种违背自然与健康、建立在摧残妇女身体基础上塑造出来的“美”,不仅是美的极度扭曲和变态,对于父权制社会施行对女性的压迫与控制,也的确收到了强化的实际功效,正如《女儿经》所说:“恐他轻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约束”。

缠足的害处,也说不尽那么多,现在且说几宗最大的。

缠小脚因男性的癖好而兴起,而男性的审美观畸变也因“三寸金莲”益发不可收拾,直至女性被摧残的小脚成为激起男人性兴奋的重要物品。据记载,自宋代开始,在许多妓院的欢宴中流行起一种“行酒”游戏,从头至尾突出的都是妓女的小脚和她们的小脚鞋,狎妓的嫖客把酒杯放入妓女的小脚鞋里来传递、斟酒、饮酒。直到20世纪初,仍有一些男人喜欢参与这种“行酒”游戏,并为有机会使用妓女小脚鞋中的酒杯来饮酒而兴奋不已。

第一害身体。一个人对于爷娘生出来的好身体,正该去留心保护他,切莫使他有一点的坏处,这才是正大的道理。为什么反要去把一双好好的脚,包裹得紧紧的,使他坐立不稳血脉不行呢?列位要晓得一个人全靠那周身的血脉流通,方才能够使得身体强壮,那血脉若不行,自然身体一日弱似一日,那气力也便一些都没有了。若是那些身体强壮的,也还可以勉强支持,倘是那些身体素来不大强壮的女子,受了这种苦处,那身体便格外羸弱,到后来生男育女的时候,因为他的身体不好,那乳水便一定不多的。原来人家小孩子的身体气魄,都和他们爷娘的身体气魄很有关系,这些身体软弱的爷娘,怎么还能够养出身体强壮的儿女呢?所以中国人的身体,总和病人一般的,奄奄无生气,难怪外国人都叫我们是病夫国呵!可见得缠足这一件事,是不但有害于自己的身体,而且有害于将来的子孙。咳!可怕呀!第二做事不便。男子也是一个人,女子也是一个人,然而人家生了男子,便欢天喜地的快活,若是生了女孩,便骂他是赔钱货。咳!你们请想一想,这是为了什么缘故呢?岂不是因为男人将来会做些事业,所以喜欢他吗?岂不是因为女人不会做事,所以讨厌他吗?列位,请再想一想,男人为什么能够做事?女人为什么不能做呢?列位呵!这个缘故,虽然不止一端,但是照我看起来,缠脚这一件事,恐怕要算是最大的缘故了。做女人的,从小五六岁的时候,就被那些没有人心的爷娘,把他的脚紧紧的包起来了,当那个时候,他们受那种苦处也还受不完,那里还有工夫来学做什么事呢?所以女子在这时候,只晓得缠小脚,并不晓得学别事,小的时候不肯学,到了老大的时候,就是要学也来不及了,何况他们从小因为小脚行走不便懒惰惯了的哩。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中国的女子,几乎没有一个会做事的。咳!外国的女子,也有会做书的,也有会做教习的,都是能够自己过活。即如我们中国古时有个女子叫做木兰,他竟能自己代他的父亲出去打仗,立了大功。又有一个女子,叫做梁夫人,他竟能帮助他的男人,打败了金兀术。那些人和现在中国的女子,同是一样的,为什么那些人就那样有用,现在的女子为什么这样没用呢?这就是因为外国人和古时的人都不缠足,所以能够做这些事业,现在中国的女子都缠了足,所以便不能够去做事。咳!你们对了我们中国的古人和外国的女子,心理也觉得惭愧么?大凡女子缠了脚,不要说这些出兵打仗做书、做报的大事情不能去做,就是那些烧茶、煮饭的、缝缝洗洗的小事情也未必人人能做的,咳!这岂不是真正的一种废物么。

至于历代的酸腐文人,更是兴趣盎然地把探讨小脚当作“学问”来做,不惜笔墨,撰写文章,细细品评,以卑琐为乐事,惟恐未把男人玩小脚的美学成分和调情作用诠释清楚。如清代有一个叫方绚的文人就自诩为“香莲博士”,写就了一篇题为《香莲品藻》的文章,费尽心机把小脚划分为五式九品十八种,并因此出了名。

缠了小脚,不会做事,你们大约都知道的了。不料这缠足还有一层大害处,因为女子缠了足行走不便,若在平时,也还可以勉强过日子,若是遇了什么祸事,那就更苦了。譬如人家遇了火灾,或是遇了兵乱,那些缠脚女子,一定吃大亏的。就如上月香港有一只轮船叫做汉口[号],这船忽然起了大火,全船都烧去了,那些搭客,也烧死许多,其中惟有我们中国的缠脚女子,烧死的更多,几乎没有多个逃出来的,这就是缠脚的榜样子。又如数十年前,长毛起兵,那些逃难的女人,总多是因为缠了脚行走不便,被长毛杀了的,于今你们虽不知道,请你们去问问那些老辈,就晓得了。还有明朝末年的时候,有个张献忠,他在四川一带作乱,捉了几十名小脚女子,拿他们的小脚都砍下来,堆成一堆小小的小脚山。他有一个妾的脚,缠得顶小。张献忠就把他砍了下来,做了那小脚山的山顶,把火去烧,叫做点天烛,这都是缠足的好结果呵。

至于被摧残得骨骼折裂、关节脱位、血肉模糊、脓水淋漓的畸形小脚何以成为男人的性目标?这是因为,缠小脚在封建社会是妇女的极度隐私,除了丈夫和关系极密切的人之外,不能随意让人观看,这便使小脚与性的隐秘牵连上了,甚至认为把握不当的话会引发淫乱,小脚即为“导淫之具”。

  • 首页
  • 电话
  • 世界历史